<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被誤會...(2) - Fw e-mail風波

  網路世界除了近年流行的blog文化,還有種風行很久,卻肯定不是人見人愛的「轉寄信文化」FW e-mail....
  我自己對它的感情也是又愛又恨,恨它阻礙我收正常的通訊e-mail,但無聊時它卻又是我的最愛~

  有些朋友很討厭FW-mail,很直接的跟我說「不要寄給我」,welcome!很歡迎這種沒有猜忌的對話,讓我尊重得很有根據……
  要知道,也有朋友會因為我少寫一個mail address而被抱怨沒有把他放在上心就算了,連電郵也不放上,是件多沒良心的事……
  寄了,不知道對方想不想收,不寄,又怕當對方發現自己錯過好康時抱怨……
  能作出這種「我喜歡」、「我討厭」的明顯發言的朋友,多麼可愛啊!絕對welcome.

  以上是我在「轉寄信文化」受的委屈的前言,有點長,因為我真的很在意……
  路過又收到我轉寄信的朋友,如果你不想收,請以任何途徑讓我知道。請相信我完全沒有打擾的意思,那些信件更不是非不能不分享的重要事……

  前言完畢。我想說,前陣子因為一封轉寄信而不開心了好幾天……我故意隔一陣子,讓自己平伏更多,才來寫blog....我總不希望因為一時之氣傷了別人,嗯,多年惡習,要改也難……

  有時空閒,會因為一封轉寄信而去拜google大神找更多資訊,有時又會因應本身就知道的知識而做反分享……
  但是,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轉寄信」的轉寄意思,就是你收到的不是第一手資訊,把它寄給你的人也不是作者。

  而我,因為一封不是我寫的信,而被指責是「我的錯」。
  更過份的是,那位朋友在我發表落落長的憤怒之後,他竟敢說「我沒有說你錯!」囧!這是什麼 事?我撞鬼嗎?那幾句不是他寫的嗎?是g-mail討厭他代他罵我哦!

  回信把他寫過的東西複製貼上還寄給他,他好像才終於發現自己打過那三隻字一樣,然後「解釋」那個「你的錯」不是指那封信內是我寫的,而是指我回信上的那一大串問號……

  是的,為著一個很我覺得驚訝、他覺得荒謬的一篇轉寄新聞,他質疑,我懶理,所以回信上用了很多問號,以表達我的一知半解,問號前面是我知道的一點點,問號後面是我建議他自己去查證,我沒那份興趣……

  怎想到會收到一句「你是哲學系的學生,應該因為有人指出你的錯而感到高興」……這是他對於我的懶理做的回應,亦是惹出風波的一句。

  有種被羞辱了的感覺……如果只是路人、網友,我可能會試著表現「一皮天下無難事」的賴皮功夫,近來練得不錯,但我自以為他算是朋友,所以,我以為我應該收到最基本的尊重,唉,又是尊重……

  這兩個月都離不開這個詞嗎?
  是我太自卑,所以無法忍受朋友的不尊重嗎?
  如果不是……那為什麼他們覺得沒有問題的事,我會覺得被羞辱、覺得不受尊重的呢?

  又一堆問號,因為我不確定。

  那位朋友回信「解釋」完「你的錯」的意思,卻完全沒有意思為他的「哲學系學生要為別人指出他的處而高興」的發言作出任何歉意或收回……
  我很無力的再回信,跟他說我不認同提出「問題(號)」有什麼可言……亦同時放棄他了,不再癡心妄想那個不應該期待的道歉。

  以上轉述很簡短,事實上那串往來的e-mail很長……

  風波起於我偏執地挑剔他那句無端提起我出身學歷的問題,跟他說就算連笛卡兒都會因為別人的挑釁而拔劍決鬥,更何況我這小女子!(特別註解:決鬥這段故事是西哲老師說的,我沒有查證,歡迎大家去尋真相~但我相信我老師。)
  無風不起浪,但最少也要有一江水才能成風浪。
  大浪則堅稱自己不會因為本小風的怒氣而去相信那篇不是小風寫的文章,那是他的自由!

  滿肚怨氣的小風回信說很好很好,他有自由不相信,但沒有理由把一篇不是我寫的文章硬塞到我名下,要我認錯!

  =_=這還真的是第一次。所以請大家容忍我在這又多說一次。

  然後,前面有說大浪「解釋」完「你的錯」,然後又指責……嗯,指出(?)我生氣生錯了地方,因為呢~那個「你的錯」其實是我的那堆問號……

  為什麼要重複這一段呢?因為,他偏執的地方是他同樣不願意認錯,跟我一樣(?)....

  這種網上吵架,我不是第一次,人與人總有誤會,但,我是第一次深深感到被.....那麼不受尊重,可能用到「羞辱」有點嚴重,但為了一封轉寄信把朋友的出身學歷拿出來說嘴,是要我因為這個出身,這個學歷,而對那信不是我寫的文章負起責任嗎?囧
  唉,往來信件中,他一直迴避我一再重複的這個質問,把重點放在相信的自由、那篇文章的真實、更甚者連有沒有寫過那三隻「你的錯」也成為重點,就是完全不打算理會我對於他無端拿出身份學歷所產生的憤怒。
  (特別註解:他寫的那幾句針對出身的句子,我幾乎每次回信都用最大的字型,用紅色字體來加強=_=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漠視)

  好,夠了,我拒絕再理會一個漠視我的憤怒的回信……不再收看關於同一主題的信,g-mail的貼心功能:封存。然後收件箱就不用再見到那串令我無奈的e-mail串了~

  是的,大浪又再回信,事隔兩天,為了同一個主題,但我感覺到他還是不會認錯的,他也許只是找到新論點去「解釋」那個「你的錯」或者「闡釋」他的行為多麼偉大吧????(特別註解:因為我沒有click開那封mail所以是一串問號)

  我覺得真的夠了。
  如果不想收到真實性成謎的轉寄信,講一聲,我就會剔除;如果質疑我的問號,講一聲,我可以不發表問題;
  但他卻把他發現了的錯,放到我手上,然後要我「感到高興」就因為「身為哲學系畢業的學生」!

  我拒絕。
  首先,他並沒有權利(資格)指定、規定、認定「身為哲學系畢業的學生」應該有什麼反應!
  然後,就算他是我系上主任、我母校校長、或者蘇格拉底本人,他夠資格發表「身為哲學系畢業的學生」應該如何如何,我這個畢業生本人不遵守,難道就要撤銷我的畢業證書,篡改我的學歷出身了嗎?=_=

  okok~
  他有自由發表他對任何學系的任何意見,那我覺得受傷,跟那個捅了我一刀的兇手說句我怒了的自由也是有的吧?

  我只是小風,有痛就叫,有淚就流,風過水無痕,大浪兄根本沒有用心去讀我的信,只看到他感興趣的地方,他沒看到我打的問號,也沒看到我變大字型,變紅字色的句子,更沒看到我生氣是因為我對他的失望……

  是的,我曾經有期望,他最少是個可以用中文溝通的朋友。
  很明顯,我太奢求了,羊仔說中了吧?
  「找到一個可以聽得明你講野的人好難架!」
  (意思是=找到一個可以聽得懂我說話的人是很難的!-_-)


  我很容易放棄的,尤其在試著溝通之後。
  我總是不夠努力,其實可以打電話、約出來談的,就像前室友事件,可以更努力的表達出我希望受到的對待,可以更清楚的講解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尊重……
  嗯,可以的,如果我還是十六歲、十八歲,那些年我好像做過……
  結果有比較好嗎?沒有,那時候的所謂朋友,變成我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不想再遇上的人,更是讓我覺得世界是多麼醜惡的重大功臣!

  就停在事情可能變得更壞的地方吧!雖然可以賭一賭或許會變好……
  我賭性不堅,我的止蝕點蠻高的,放棄繼續努力,不怕努力付之流水,而是怕歷史一再重演……輸了一個朋友夠我痛了,萬一變成讎……那就是輸到入骨!>_<我不要~~~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2 個留言被留下;而:

匿名 提到...

現在很多人會為了小小的問題,對人作出評擊。
你不用在意這些人呀~ 令自己唔開心!解釋過~ 對得住自己,認為自己冇錯~ 就算了~
唔好唔開心呀~ 得閒記得再SEND D "FWD EMAIL" 比我呀,我同我的舊同事都期待着!
PUN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