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終於再夢見我家子華啦!

  上次夢見他,是2007年1月的《又夢見子華了》,算來,竟然超過兩年沒夢到他了!喔~~~多麼久遠的時光啊!
  咳,雖然夢中分離那麼久,但2007年的12月,子華讓我【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好久哦!呵呵~那是真實世界中的相逢,即使只是短短的一兩分鐘,已經夠我醉了~

  事隔一年多,我總算,終於,再夢見我家子華啦!呵呵呵呵呵~~~(大心)

  這個夢的人物比較多,嗯,多得……我有點不慣:

  首先,夢景一開始,我在看漆黑的舞台上斜斜排列著幾柱閃爍著螢光綠的柱子,頂部深綠,底部螢白的漸增色在閃著閃著,我看得入迷,嘆一口氣,噢,真不容易啊~
  咦?什麼不容易啊?←心底不禁問,然後場景一切,就回到我的書桌前,我在用電腦看著VCD,那正是黃子華的越大鑊越快樂的VCD【註】,然後一位不算很熟的大學同學(不同系)用MSN hi我,問我買了今晚子華棟篤笑的門票沒,他已經幫他女友及朋友們買妥,是中場中價的票。
  我想坐得更近,所以就說自己會去買。

  場面轉到售票處,有兩個微笑著的女士坐在Counter,她們身穿全黑套裝,看起來有點像空姐的服飾,圍著鮮紅色的簡單領巾,簡專業的樣子。
  我上前想買即場(星期六晚上7:05分)及明天的前排門票,可是她們只賣明天的給我,說即場的不賣我,因為我來得太遲,快要開場,所以不賣……
  我很傷心地拿著明天的門票,很沮喪地離開售票處,走著走著竟然走到後台,看到子華坐著在看稿子,我忍不住站著就哭訴起來:「我不能去看你的表現啦!她們不賣我門票啊~~~~」
  子華馬上丟下稿子站起來,對著我說:「誰?誰不賣你?帶我去跟她說!」
  我很是感動的跟著他走~噢,多麼窩心的子華啊~

  場面一轉,就進場了,呃,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進場,而且是第二排的座位,在舞台正前方,噢,真不容易呢~
  然後,漆黑的現場,在舞台上慢慢現出閃著螢光,子華的聲明響起,節目開始,我很專心的看著,突然,右手邊的人伸手攬著我的肩膀,狀態親暱,我一嚇,正想問你是誰,就發現:哦~是你啊~
  夢中的我好像是認識他的,然後就由著他攬著我很親熱地看子華表演,嗯,醒來後卻想不起他是誰@_@"完全想不起……我亦記不起這場棟篤笑的內容或題目……

  完場前,我身邊的男子消失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的,總之,完場前我決定去後台找子華聊聊……
  怎料,到後台卻看到XXX(一個很討厭的故人)老了很多且化著濃妝(呃,她是女人),纏著子華不知道在聊些什麼,我掙扎了一下下,決定放棄上前,反正他們沒有發現我,我就自己先走了……
  才走沒多久,子華就追上來問:「怎麼那麼早走?不找我?」
  我有點心虛地笑著答:「我見你忙嘛~」
  子華:「忙也是嘛~我送你吧!」
  然後子華就送我到巴士站,我上車,他才走,我看著他的背影,心底一暖,呃,咁就醒左ORZ....

  註:那張VCD至今仍未面世、仍未上市……啊~我也很想看.....

  這個夢真的未免太多人了,然後,我竟然忘了那麼多細節,我竟然就那樣放子華走,不糾纏??!!未免太浪費了啦~~~~(吶喊)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2 個留言被留下;而:

陳力恒 Chan, Lik Hang Nick 提到...

哈,我下載了《越大鑊越快樂》的錄音,可是沒有影像看得不爽,所以一直沒有聽呢。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