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很難熬的三月

   在說情感上的難熬,日子……過得有點窒息。

   還是得說,我,太認真了。也太……自以為是。

   嗯……又是一篇沒頭沒尾的感嘆文詞,寫來發洩一下胸口的鬱悶。


   我,好心酸。
   曾經以為是個懂我的人,結果,她也只是個我不懂的人。
   深深覺得不受尊重。而且,竟然去到要用子華金句來自嘲的地步:
    「尊尊相重何時了?」
   只有我覺得事情大到需要尊重對方,而對方並沒有同樣的感覺,這樣,如何不心酸?

   我,不委屈。
   坦白是我的本性,就算事情重新來過,我還是會選擇坦白。
   別人不懂尊重人,不代表我也要跟著墮落。
   只是,嗯,重新來過,我會少付出許多信任和包容。以免心酸、心痛。

  我願意包容,不是縱容。
   我很隨和,但絕不隨便!
   欺瞞的欺是欺騙,而我想說欺負,所以,我的隨和與包容換來欺瞞。
   如果一個欺字太重,那就瞞吧~
   被瞞著到事後,是太縱容別人的後果?還是我為人太隨便的後果?

   我,好心痛。
   當我心酸、心痛之下,只有人覺得無奈,並沒有人覺得抱歉。
   噢,我覺得被欺瞞,也只有我如此認定,並沒有人覺得有必要、有須要、有理由、有可能……事先說一聲啊!又怎麼會懂得我的「覺得」呢?

  無奈,無可奈何。無話可說之下,無法做更多的情況下,我們說無奈。
   無奈事實已然發生,無奈沒人有人歉意,無奈我已然從心酸、心痛轉變成心寒、心冷、心死。


   最初,心酸的時候,雖驚嚇仍自我安慰,只是想說的時候碰不到所以沒機說話而已,不是瞞不是瞞。
   後來,心痛的時候,我安撫自己耐心點,會等得到解釋,會等得到掩飾,會等得到表面辭飾,不是瞞。
   最後,等到的是一句無奈,嗯,只是無奈,不是沒時間說,不是沒機會說,不是沒緣份說……而是無奈地說她很無奈,我領悟到的是:根本從沒打算事先說。

   是我太妄想得到公平對待,自以為我先說,一切還沒開始就坦白,自然會得到同樣坦率的對待;
   過於坦率就是輕率了吧!?忘了我不是她,她不是我,根本不同的人就會看到不同的事,我看到的是她的隱瞞,她看到的……也許是我的背叛?
   雨小姐說這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她認定了我罪行(背叛之類?),所以判了我死刑。
   根據雨小姐說的論調,就算我等到紅顏白首也不會等到半句歉意。


  ===========唏=噓=分=隔=線===============

   其實呢~道不道歉也沒關係啦~什麼對錯都不是重點。
   我覺得難熬是因為擺在眼前的事實與我一直相信的、一直以為認識的……竟然相距那麼遠,進而覺得難受,最是無助的是無從逃離,只能一直等待,等待,等待。
   唉~怎麼可能不唏噓?怎麼可能不窒息?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