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7年8月14日 星期二

一本日記

前言:這是為了ptt言情小說版七夕活動而寫的短小說,卻超出一千五的字數限制orz

  那是一本日記,陳舊的邊角盡失原型,裡面寫的是傾戀某個女子的點點滴滴。

  她是從垃圾站撿到它的,搬家時幫忙清倒大型垃圾到垃圾站,卻被角落的舊日記吸引住目光,忍不住拿起翻閱,然後就放不下了……
 
  她想找日記的主人,可是整本日記只有一處提到主人名叫華,而華所傾戀的女子連名字都沒有,華愛得很卑微,連在日記中也捨不得褻瀆女神的名字,對那個幸運女子的稱呼全都是「吾愛、天使、公主、女王、女神……」組成,看得她動容……

  一個人怎麼可以愛得那麼卑微?她難以置信,這年她十七歲。

  整整半年,她把整個社區翻過都找不到一個名字裡有華的男子,不論是現住客或已遷出的。
  她很失落,一天天的翻著舊日記……

  「乖女兒,你有什麼煩心事,告訴媽媽吧。」母親看不下越來越不快樂的女兒了。
  「媽媽,我……」看著母親的擔憂,她應該說出來嗎?
  「發什麼事了?是跟朋友不和還是情路不順?」
  「算是……情路不順吧。」
  「是想念方健哦?」原來是犯相思。
  「啊……媽,我跟方健從來都不是那種關係!」方健只不過是兒時玩伴,搬家後就沒怎麼來往,母親也好一陣沒提了啊。
  「咦?那是有第三者囉?是誰?對方不喜歡你嗎?」
  「……不是第三者,是……我好像愛上了一個不認識的人。」對方豈止不喜歡她,根本不認識她。
  「不認識?你暗戀人家哦?」母親皺眉。
  「嗯,算是啦。」她不知道如何講才不會讓母親反彈,掙扎著要不要說實話。
  「女兒,媽媽平常不過問你很多事情,是對你的信任,現在你有煩惱,是不是也該多信任媽媽一點呢?」母親正色地說,她看出女兒欲言又止的掙扎,女兒竟然想瞞她,事情恐怕不簡單。
  「媽媽……對不起……」她放縱滿心悲傷的淚水夾著歉意一起湧出,抱著母親哭了。

  哭過後,她從頭跟母親坦白這大半年來的忙碌與心酸,然後拿出日記給母親看。
  拿著日記,母親沉重的面容又再黑上幾分……
  「我也不曉得自己怎麼會突然感情氾濫,只不過是些文字詞藻就失控至此,總想找到他,想得心都痛了……」她試著訴說更多,讓母親明白她並不是故意的,想安慰向來疼愛她的母親: 「也許找到他,我就會冷靜下來了,也許那不是什麼感情,只是著迷了……」
  母親不語,靜靜的翻開日記,沒有細閱,只是一頁頁的慢慢翻著。
  「為什麼著迷呢?不過是個癡人說夢話的單戀日記。」母親問得唏噓。
  「我……也不知道,看著他那愛得那麼卑微,那麼不惜一切的為對方,就很心痛,很想找到他……」她說不下去。
  母親翻到最後,定定的看著最後一頁說:「找到他之後呢?」
  「……」
  「安慰他,代替他的女神,然後得到一樣的感情嗎?」母親頓一頓,說:「你要變得跟他一樣當個癡人,不惜一切,不再快樂嗎?」
  「媽媽……」
  「那我可以跟他的女神一樣嗎?只要求你『得到平凡的人生和平凡的幸福』,乖女兒,別迷失啊!那樣的感情會毀了你的……」素來堅強母親也落淚了。
  「媽媽,對不起……對不起……」


  十年後。

  少女成長風姿綽約的女性,這十年她如母親所願的過著平凡的人生,看著手裡的求婚戒指,一份平凡的幸福,得到了她首肯。
  她應該是快樂的,看著無星相伴的滿月,皺眉想著還要讓心底的空洞纏她多久。

  「睡不著嗎?」母親發現女兒坐在露台賞月。
  「嗯。」
  「在想什麼?」女兒快要結婚了,睡不著也是為了婚事吧。「擔心跟女婿相住難嗎?」
  「不,我在想……」她回頭看向母親:「妳留著那本日記吧,可以還給我了吧?」
  「日記……你還惦掛著它?」
  「媽,我都要結婚了,你還擔心什麼呢,只是想把那個塵年心結解一解,免得偶爾睡不了,讓你女婿以為我變心呢!」她盡量輕鬆的說。
  「偶爾睡不了……你為了它常常偶爾睡不了?」母親只抓重點。
  「媽,它……太震撼我了,就算過了十年,談了幾場總愛,遇到一個無可挑剔的好男人,甚至昏頭想嫁,它……還是震撼著我,我要找到結果,解了心結,才能踏實的過平凡日子,平凡的幸福啊!」
  「你以為那樣的癡人能有什麼結果?」
  「快樂或悲慘都不重要,媽,我只是想讓懸案有個終點,以後不再掛在心頭而已。」
  「女兒,你看你的死心眼多重,教我如何不擔心?」
  「你知道那只是死心眼,想要個答案而已。你就把日記還我吧,我會跟你女婿一起找他的,我有跟他講過那一年的瘋狂事,他說也想看看那日記的主人呢!」
  母親愣住:「你跟女婿講過?」
  「這又不是什麼秘密,我跟他都要結婚了,這種塵年舊事為什麼不能說?」
  「哎呀,你這個女兒!」母親不禁面紅。
  「呃,媽媽你面紅什麼?」她眼前一亮:「難道日記裡的女神是你?所以你才那麼介意?」
「哎呀,我不是啦!」母親有點無措:「這…這…這要怎麼說……」
  「不管啦~你要跟人家講啦~」她忍不住撒嬌。

  母親深深一嘆,終於說出幾十年的秘密:
  「那日記……其實是我寫的啦!」
  這會到她一臉愕然,重複著:「媽媽……寫的?」
  對啊,媽媽名字裡有華,霍君華。
  「唉,我還想說你早就忘了它,怎料到你……」不禁又一嘆:「那日記是我高中時寫的,送給我的女神當畢業禮,沒想到隔了十幾年,你會為它失神著迷……」
  看著女兒的驚訝,她忍不住笑了。
  「那年特地搬來這一區就是為了拉近跟她的距離,想著偶遇時可以讓她知道我有乖乖的實踐承諾,平凡又幸福,還有個乖巧的女兒……」
  「媽媽。」她忍不住抱著母親,終於把日記裡的悲愴跟母親疊在一起了,母親有做到她的承諾……
  「從你那邊沒收日記,我就去找她,我不相信她會丟棄這日記,果然,上天愛捉弄人,越貪心的失去的越多,她在我們搬來的前兩年就過世了……唉,人生多麼短?」
  「媽媽……」她猶豫著說:「你真的快樂嗎?」
  「如果沒有看過那本日記,你會這樣問嗎?」
  她搖頭。
  「那些年是我的瑰寶,不是為了對學姐的承諾,而是珍惜她希望我幸福的心情,捨不得她在哪天知道我過得不好而皺眉或傷感。」
  「乖女兒,媽媽很抱歉害你迷失又失眠,雖然這樣,我還是很開心你幫我撿回日記,那些年的感情最後的見證了……」淚水滑過爽朗的臉頰。


PS: 全文不停的女兒、母親、女婿……是因為天才的我想不出名字給他們用……囧>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