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7年5月17日 星期四

夢得著之死亡經驗

  人一生,可以經歷死亡多少次?
  神祕靈異傳說之類的特例:不死怯、不死咒、不死謎......多不勝數。

  而我,完全不想經歷,就連認識有以上特質的人的意願都沒有。
  但……
  試過被火燒嗎?那你想知道被火燒死的感覺如何嗎?
   試過溺水嗎?那你想知道溺斃的感覺又如何嗎?
   試過發胖嗎?那你想知道肌肉發脹、膨脹到爆開是什麼感覺嗎?
   試過被擠壓吧?那你想知道被壓縮至死的感覺嗎?
   試過跌倒吧?那你想知道從高處跌倒在地上,頭破血流至死的覺感嗎?
   試過被利器割損皮肉吧?那你想知道被肢解的感覺嗎?

  以上恐怖問題,都是些一般人可能經驗過輕微版的死法,但以下是一些我很難理解的經驗:

  想像得到被熔岩高溫熔化的感覺嗎?
   想像得到被火化成灰的感覺嗎?
   想像得到身體脫水風乾分解成沙的感覺?
   想像得到身體分解成液態的感覺嗎?
有點像啫喱(Gel)...
  如果可以,以上經驗我通通都不想要,完全不想,一點都不好奇!(很心酸,打到這裡已經想哭了.....)

  可以交換嗎?有沒有人很想要這些夢魘?我完全不介意把那十幾年的夢境送出去、清洗刪去……
  那些年,我的記憶體根本就是處於狂飆狀態,平常生活的事,夢裡的感受,通通都記得深刻得很可怕,很可怕,很可怕……(淚水來了)

  曾經有人問過我的夢,夢裡有沒有顏色,我說有,但說得遲疑,因為當時都只有惡夢,惡魔不是黑色就是灰色,直到血腥的鮮紅片段上來,才肯定地說:有,有顏色的。
  然後又馬上補充:不止有顏色,還有氣味!
  那些血腥的惡臭,偶爾睡醒都滿腔噁心感覺,太難忘,明明很想要忘……

  我的感受力一定比我想像的來得更強吧?只是做夢,也感受到痛,偶爾醒來還是覺得痛……還有時候嚇得醒來、哭到醒來……

  記得有一次,忘了什麼夢,但我因為惡夢嚇醒,兩行淚掛在臉上,有點朦朧的眼看到床下的女人,她發現我醒來,又是兇悍的話語,忘了是什麼說話,大概又是罵我不好好的睡覺吧?
  然後,我的淚流得更兇,心酸得想死:睡著的世界還是醒來的世界,都是惡夢啊!

  不過,我還是撐過來了……很不容易地,那些日子都過去了……
  我,活下來了。
  這一句話,其實很沉重,支撐我的人、事、物,有很多很多,這陣子想到,那些數不清,講不完的惡夢,也許也有點……間接(?)功勞?

  夢中經驗太多死亡,死亡的感覺並沒有很舒適,死後的世界,也沒有人敢說不是另一個惡夢啊!如果跟現實、跟夢境差不多,那我死個屁?死佢老闆啦死!(火大)

  所以,是負面教材,功勞便間接了?
  唉~又退一步說,如果那些歲月裡,沒有那麼多惡夢,也許,我就沒那麼悲傷怨憤吧?
  有些夢,是有故事的,是有很多背叛情仇、世態嚴寒、猙獰殘暴......很難不憤恨的;其實不妄想全數殺掉,減半就夠感動啦!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