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7年2月12日 星期一

讓故事帶著我走...

發呆的時候,除了會想一些雜七雜八的雜事,還會讓一些虛構的人物在腦海中發展他們的故事,然後一發不可收執....

  哈哈,其實還好啦~也沒什麼收不收執的問題,反正我發呆、發白日夢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要回溯的話……嗯,應該是小時候被斥令閉嘴之後,把無發宣諸於口的問題自行在心裡想像答案,然後,讀到第一本書,圖畫比文字多的書本很適合剛入學的小孩子,白日夢肯定是始於文字與圖片之間,呵呵,我小時候可沒有什麼電視動畫可言哦!((印象中...那些東西等我讀小學之後才正式出現在生活中吧??))

  這十幾年來,陪過渡過那麼多日子的白日夢故事,多不勝數,也許跟我睡覺後的惡夢數量有得拼呢!可惜的是,那些故事跟我的夢境一樣,時間久了,很多都不太記得起來,甚至比夢境忘記得更徹底……
  唉~~~~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教我的白日夢大多跟著我的喜好走,總是幸福快樂完滿或唯美得很的傷情呢!惡夢叫得惡夢,多是恐怖噁心又帶著疼痛,烙於身心的痛,很多都難以忘懷,想來就有點想發抖了>__<

  幾乎沒有把那些白日夢的故事寫出來過,自卑啊!總覺得自己文筆不好,就讀者而言,我反而自信得多,還膽敢說自己是很優良的讀者;而作為一個作者……
  寫作啊!
  學校的作文課都還好,很多時候都寫得蠻稱心如意的。真的的起心肝寫散文、寫故事,總是帶著驚心,很多的驚張,需要更多的安慰,幸運的是後來遇到的很多人都給我很多很多的讚美,讓我總算寫了些東西出來。

  最教我不枉此生的是那本沒有名字的讀本,親手而寫,親手制作,全世界僅此二十三本,呃,很遺憾,原稿在我大一升大二的夏天遺失了,於是,身為製作人反而一本都沒有!!(汗顏)

  那本小書裡面,全部都是我寫的哦!有一些文章還曾經刊於澳門日報,讓我振奮一時的傑作呢!哈哈哈,真服我敢說傑作,這種自信如果是真的,那該有多好呢?

  書中的故事不多,當中只有兩個是來自我的白日夢,其他的,幾乎都是為了想試著寫故事而寫的,呵呵,那些故事寫得反而更形輕鬆,讀得也更是快意!
  至於白日夢那兩個,唉,寫得不如意也就算了,寫好,又想改,改完,又想改……總覺得跟平時腦內的演出有著很大的差距,總覺得那些人物應該可以呈現得更好,末了,改到不能再改,交出去了,印好了,看著看著,閃過腦海的竟是文字沒有寫到的片段!囧!是想怎樣啊!他們也太任性了吧!

  好啦,寫那麼落落長的一大篇,其實是想抱怨那些角色的不合作&不乖!偶爾跑出來煩我、鬧我也就算了,難得我把他們寫了,還那般不合作,是想怎樣啊!嫌我功力不好就別找我啊!

  唉~我是有滿腹故事,然而,很多時候,它在各自行進到終點,我就會淡忘,若非曾經寫下,或有什麼想關的事物勾起,就真的會徹底忘了!試過想起某個故事的其中一人,卻記不起整個故事,就把她插進別的故事裡,免得我常常煩躁於他/她的串場打擾……

  所謂串場打擾是指明明在想故事A,但有個毫無關係的人走過,=口=這……這不是搗亂是什麼!說打擾還真有夠客氣!

  近來,有句對白一直無端端在腦內迴盪,煩得很,而糟糕的是我想不起是誰說的,或是屬於哪一方的故事也毫無印象可言 orz...
  「人不是我殺的!」很淒怨的吶喊,感覺到帶著哭音。

  沒有別的線索……近來也沒有在哪個故事殺人啦!是誰死了啊!@_@!想到想殺人了!它嚴重打擊我別的故事的發展,嚴重妨礙我的白日夢品質!生氣了啦!

  我對白日夢品質很有要求的,如果日間沒有白日夢的甜美滋潤,晚上哪來的精神力量對抗那麼多的惡夢啊!雖然近年惡夢變少,我的白日夢也變少,但不順意的生活還是很需要白日夢去滋潤的啊!!!!!!!!(((想像無限回音中)))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