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7年2月5日 星期一

寒夜賞月

  滿月啊!
  總有種魔力,讓我心異動,難以言喻的情緒……每次用到「難以言喻」或「難以形容」就會想起中學的國文老師的教訓——
  找不到形容詞,是你們的中文造藝太差;想不出比喻,是你們想像力太差。
  當年我很是自傲於自己的文字功,她的教訓記下心,純粹認同,也有點同情想像力過差的人……唉,哪會想到幾年後,反而羨慕他們,反而學著他們,讓自己盡量別想太多。

  近年,每當我寫文章,想不到形容詞就由著它不想,再怎麼形容,那些感動、感覺、感受……都只有我最清楚,有過相似經歷的人,就算我不形容,他們還是會懂,不然,我形容得如何貼近事實,不懂的人還是不會懂......吧?
  好啦~
  其實是在自我安慰,以避免陷入老師訓話的「太差」而已啦~哈,也沒所謂啦~

  我喜歡月亮,清而柔和,很舒服。
  今夜的月有點飄渺,是冬天的關係,讓月兒與大地離得比較遠,嗯,想念夏天的月娘,有種艷麗的感覺。
  
  記得小時候,太多的不快樂,過多的絕望,讓我在舉頭望到月亮,就會想伸手,希望月光帶我走,帶我走,帶我走,帶我走,帶我走,帶我走……
  為著走不了的事實,我流過不少淚,恨啊!如何不流淚?
  現實是殘酷的,不是渺小的我、無能的我可以改變的..............如何不恨?
  唉~
  為著要快樂,我放下很多恨,讓淚盡量流逝。向月伸手的習慣也戒掉,幾乎快要忘記那些妄想讓月亮帶走的希冀,幾乎。

  今夜,冷清的微風,飄搖的薄雲,情不自禁,雙手又伸向月亮,當我聽到自已低喃「帶我走」,腦海才閃過那些夜晚的片段——

  深夜裡,逃出家門卻無處可去的我,什麼勇氣,什麼堅定都消散於風中,不甘心的淚水兩行於臉上,第一反應是抬頭,想讓淚水回到眼內,稚氣的覺得只要不拭淚,我就沒有流過淚。
  滿眼明月,清清明明的掛在天上,比什麼都溫柔,比誰都親切,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直直的向天,一直說著帶我走,淚水一直流……直到小手的血不夠,麻了累了,便放下了,也回去了,躺回床上,裝作只是去廁所,彷彿一切都不曾發生過。


  這樣說來,現在的我,也許比我以為的更不開心吧?
  我不知道。
  
  會上天台去看月,純粹是買晚餐的時候,眼角發現月光,沿著月光抬頭,嘩,好圓的月,嗯,今天比較不冷,不如拿著晚餐到天台賞月吃飯吧!
  回到房間把漫畫跟錢包都放下,想說到天台試探一下氣氛及環境再說吧,免得沒地方坐著吃東西就不好了,就沒有帶晚餐上天台。
  到天台,一抬頭,滿眼月,就呆住了,然後,我以為是伸展手腳的動作卻定住,還聽到不自禁的語言……
  站在天台想了一下下,還是回房間算了,免得償月不成變墜樓……
  嗯,那些喃喃自語停在欄邊,因為踢到地上的石塊,才驚覺身體的失控,沒有深思太多,再多看了幾眼月亮,便回房間去了。
  
  重整一下狀況:
  到天台,抬頭,(然後就脫離自控)伸手,低喃帶我走,向月亮走去,踢到石塊,停(醒了),低頭看,放下手,後退兩步,再抬頭,離開天台。

  回來之後,抓住剛剛閃過的片段,細味,噢,真糟糕。
  如果我沒有離開,如果沒有那石塊……
  又如果我的心情真的比我所以為的差更多,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唉……是身體比我誠實吧?

  自己騙自己其實不容易,尤其以活下去為最大原則,說謊又有什麼所謂呢?別想太多了啦!(←這句是咒語,哈哈,雖然效力時大時細,也幫了不少忙的!XD )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