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7年2月1日 星期四

眼淚

  不喜歡哭泣......但好一句「有眼淚 還是要流」。

  是呀,有眼淚,總是要流的。不流……是要吞下肚,還是要壓在心?這……都不是好事吧?唉,過來人又恃老賣老地說句:強吞的淚水,很苦的。

  有淚不能流,比吃什麼黃蓮、死貓都更委屈。很委屈…………別人的理由,我不知道。我自己則是為了一口氣,跟自己生氣:
    四歲,誓言今生不落淚。
  這算是什麼?少年老成?四歲算是少年了嗎?嗯……天才兒童?可是……發這種誓算是什麼天才啊?@_@
  

來,時光倒流一下下,那年發生什麼事呢?
  話說,立誓的那段記憶很清晰,可是,到底是哪一年、哪一天,我並沒有清楚,可是,這個誓言從沒跟任何人講過,可以萬分肯定這記憶是我自己的,並非什麼因為聽說得多而自行重組的幻影!

  記得那時候,弟弟還沒有出現,對媽媽這名詞還不熟,我的世界只有大大、娟姐、甜姐、牛哥、婆婆……嗯?記不起那時候我到底叫姑丈做什麼的呢?大大是我小時候叫姑媽的稱呼,後來被勒令改叫姑媽,沒有人肯告訴這兩個字有什麼意思,反正就是不準叫……
  娟、甜都是我表姐,姑媽的女兒,牛哥是表哥,婆婆是姑丈的媽媽。從人物中看到什麼頭緒嗎?呵,是的,那時我寄居在姑媽家中。
  還不用上學的年紀,小得連什麼是媽媽也不懂,更不懂兄弟姐妹有什麼意思,以為是那個人的名字。嗯,其實也沒錯啊,關係稱呼也不過是特定關係的名字而已!

  我弟小我四歲,所以囉!那時候,我最大不會大過四歲!而四歲的小孩,沒人教他,他是不可能懂得媽媽、父母、兄弟姐表是什麼東東的,所以囉~我不懂也很正常。(謎之聲:自我安慰…)
  那天,我又被很討厭的牛哥欺負,欺負得哭了,哭著哭著,心裡好生氣,好想有個人可以幫我對付他,嗯,於是我學著不知道哪個鄰居的小孩叫媽媽……
  結果,壞心的表哥很爽地說:「你叫什麼?媽媽?哈哈哈哈!你媽媽不要你了!你哭到啞她都不會出現,也不會理你的!哭啊!哈哈哈哈哈哈!」
  幻小的心靈受到震撼,人生第一次……呃…先錯開說一下,才四歲人仔,未來還有千千萬萬個第一次等著我呢!
  好,回來~~~~~~人生第一次受到這種嘲笑,他的笑聲真的很刺耳。我記不清楚他當時的臉,許是我的淚水讓視線模糊了吧~
  當時,我心裡生出一股怒火,恨恨的對天發誓:我以後都不哭了!


  沒人教我做人要「講得出,做得到」,可是我固執著,因為這是我決定的事,我就要不哭!
  =_=跳出來看,這根本就是自我設限,講白一點:自己攞黎搞。((好地地玩起自己))

  有苦不能說,有淚不能流。唉~其實,也不是沒有流啦!人嘛,總有傷心事啊……於是,每每流淚,都恨自己、又罵自己:哭什麼啊哭!收聲啊!
  躲在角落、被窩,縮成一團,哭到氣喘,心胸疼痛,嗯,我的肺其實是被哭壞的?明明要哭又不許自己哭,死忍爛忍,忍出一身功夫,然後滿心傷痕。這……又何苦呢?

  到我高中才有些許轉機,終於有點起色,思量著:如果開心的時候要笑,為什麼不開心的時間不可以哭?
  現在的我,當然通通放下了,有眼淚就流吧,讓悲傷跟著淚水蒸發消散於空氣中,遠離身心。把不開心的事都發洩過,才有胸懷去收納更多更多的開心事啊!

  理論,誰不會講?大條道理,老生也常談著。
  真的去做,其實並不容易,尤其是委屈滿心、恨著、怒著的時候。
  悲傷來侵,整個人都會變得很灰暗,過去的的灰色記憶都一起湧上來湊熱鬧……停不了的傷情啊!這叫人如何不想哭?

  那段不哭的日子,還是有很多的淚水,停不了的流,呵,最誇張的一次是醒來,發現枕頭還是濕的……我到底流淚到幾時?

  我總是對自己太苛刻,唉,要求自己太多,又無聊地背負起太多不是自己的責任。近乎病態了吧?唉,根本就是變態。還能活到今天,還真的走狗屎運了~~

  這幾天,不開心,以為去散散心就好了,其實,是該好好哭一哭,有眼淚,流一流就好很多了吧~~~

  哭著,就想到,如果可以有個胸膛讓我靠著,不管誰對誰錯都安慰我、哄我、疼我,那該有多好?

  我不習慣在朋友面前哭,可是,前陣子想起高二那年,我跟彭彭傾電話,講講下,我忍不住哭起來,可是,我想把事情講完,就忍著,用哭音講,嗯,彭彭很狠地掛斷我,今天我已經不太記得當天是在講什麼了,可是,我記得我很驚嚇,以為是電話線路有問題,馬上打給她,結果真的是她掛我的電話,很冷很冷的語氣……
  接著,我就是為了她掛我電話而哭了……嗯,說來我也很能哭嘛!
  當時我刻意忘記,所以,到我想起這個片段,便有點生氣了,嗯,精確而言,是有點心寒,也不太懂自己為什麼那麼盲目……好吧,其實是我故意忽略很多小事,自以為小事,然後,到導火線一點燃,慢慢就燒到舊事上,變成熊熊大火,燒焦更多無辜的往事………

  也許,不在朋友面前哭,就是怕他們的冷淡對待吧?得不到安慰還算小事,萬一他像彭彭這樣冷漠,我一定更傷心,這樣要哭到何年何月啊?眼淚不是這樣浪費的,嗯,也許,要修正成:
   「有淚 是要流 獨個去流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