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7年1月15日 星期一

血咒

  不要被題目嚇住,這只是一個夢,睡覺時的夢境。我的分類項之中有一個是「 睡の夢境」就是因為我實在太多夢了,又既然記得就記下來吧!
  必須要強調:這只是入睡後的夢,並非我的白日夢或夢想哦!心態上是有差的啦~
  昨夜兩點多就上床,很快就睡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夢境開始:
  我依然是我,身份名字與時間都與現實相同,不同的是我住的宿舍變成公寓單位式,嗯,簡單而言就是門外也有局部空間放東西的……有點像小陽台的感覺。
  然後,有人敲我門,教官跟舍顧一起來抓我,說我是賊,偷了對面房的東西,放在那個小陽台的花草後面,她們即席拿出來,住對面的前室友一臉「看你還有什麼可以說!」
  我當然直說不是我偷的,教官不相信,因為人贓並獲呀嘛!
  教官問了一句我答不出話的問題:「那你說為什麼東西會在你的陽台裡?你說啊?」
  我很憤怒,教官連同不知道何時出現的警察說要拘捕我,便落下委屈的淚水,腳軟得跪下來,抬眼望向圍觀的其他住宿女生竊竊私語……
  教官想要拉我走,我揮開她的手,狠狠的盯著前室友,從心靈深處低吼:「我恨你!」同時,我感到淚水狂飆,滴落到地上的聲音也像在嘲笑我的無能……
  前室友卻笑著說:「哼!做賊的還真敢說!走吧你!」很明顯就是為了趕我走嘛!
  我怒火攻心,拿出又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小刀向右手畫出一道血口,拍向地面:「我詛咒你家破人亡!誰人幫你都不得好日子!讓你也嚐嚐舉目無援的日子吧!」
  說完,我手流出的血水馬上以高溫蒸發,那陣白煙上升的同時,我看到眾人的驚嚇表情,於是我笑了,便站起來走到警員身邊,教官呆呆地看著留下黑痕的地面……
  我身上的怒火燒得整個人都熱了,噢,也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抬頭看看鐘,囧?才三點正?我的頭有點眩暈,雙耳發熱、眼皮微熱,想起夢裡的委屈,便起來打寢電到對面房間,我生氣啊!她冤枉我是真有其事的! ((想知道當日實情的請按本連結))
  打過去,沒有聽到電話鈴聲,她們把它調小了?還是調到無聲了?電話嘟了快十下才有人接起,有人接起我就掛掉上床再睡了~

  我猜也許是我沒有做到什麼報復行為,連作夢都不得安寧吧?打了那個電話,就很好睡的一夜到天亮,醒來的時候真的很亮呢!今天陽光很好嘛~呵呵呵~~
  有報復是舒服一點點啦~可是啊,她的室友很無辜,嗯,唯有想成她們是好朋友,她的室友也是共犯好了~
  然後想說說那個血咒,我其實很訝異的,看我連標題都用它就可以一班了吧?
  我相信語言是有力量的,當發毒咒的同時加上真心誠意或愛意、悵意、善意、惡意……只要是有那份意念,那個詛咒便是有能量的咒語了!
  嗯,我是這樣想信的,至於成效就要看個人靈力與修為囉!所以呢~某程度上,我都算半個神秘主義者,呵,因為我相信這種號稱是神秘的事情嘛!可惜我不熱心,也沒有去找什麼門路去學習更多……
  唉~一個心中有恨的人去學習任何有侵害性的技能都不會是什麼好事!那又何必呢?世界已經夠糟糕了,實在不差我一個去參一腳。
  =口=我又離題了!我是要說那個血咒的!

  夢中的那個血咒,除了語言與意志力,還動用到實物:血液
  哈,離魔女又近一步了呢!
  可惜我不知道當時的血液是奉獻給誰,又是誰為我實行那個詛咒的呢?@_@不會是神吧?難道是魔鬼?精靈?還是我自己的血在蒸發後變成了什麼「東西」去殺人?
  我只知道當我下完咒,便一定實現,噢,那份信心實在很大,因為下咒之前,我盯著那個賤格前室友的時候,心裡閃過的是:「是妳迫我的!」
  我好像不太願意下咒,可是因為她實在太過份,讓我在走向警方的時候覺得「她活該!」,好像即使我真的因為沒有證據而被判任何罪名都值得了.....

  哈~ 大家會不會覺得我這個人很可怕?連作夢都這樣血腥……囧!可是,我又不是故意的!如果人可以控制夢境,我夠想天天夢見黃子華啦!>_<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