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7年1月13日 星期六

女人與哲學

偶爾在網上發現周國平先生的Blog...然後看到《女人为什么不宜搞哲学
以下是全文(已轉成繁體字了~) 全文之後才是我的迴響哦! ^_^

發言
  主持人讓我先發言,大約是因為我有前科,要把我當靶子,我也準備受批判。在“哲學與女性”這個題目上,我以前寫過很不敬的話,比如︰“女人搞哲學,對於女人和哲學兩方面都是損害。”迴響1(聽眾大笑)不過,接著的一句也確實是我的真心話︰“老天知道,我這樣說,是因為我多么愛女人,也多么愛哲學﹗”(聽眾大笑)
  其實,我倒不覺得女人對哲學有多大壞處,也許還有好處。哲學是干什麼的?是要把握世界的整體。為什麼要把握世界的整體?為了把握人生的根本。所以,出發點 是人生,這是靈魂的要求,哲學想靠頭腦的思考來解決靈魂提出的任務。可是,頭腦只有一個工具,就是邏輯。康德早就指出,邏輯沒有這個能力,作為科學的形而 上學是不可能的。據我觀察,事實上,歷史上一切真正偉大的哲學家,他們最精彩的思想都不是靠邏輯得出的,邏輯更多的是表達手段,在邏輯之前,這些思想已經 作為信念和直覺存在了。所以,信念和直覺在先,邏輯在后。那麼,對於一個哲學家來說,最重要的稟賦就不是邏輯思惟的能力,而是直覺。由於哲學歸根到底是要把握人生的根本,所以哲學家還需要有對人生的真切了解。
  搞哲學所需要的直覺,和日常生活中的直覺還不太一樣,可以稱之為高級直覺,或者理性直覺。按照康德的分法,人的認識能力可以分為三個層次,就是感性、知性 和理性。其中,感性面對現象,知性用邏輯來整理現象,理性則追問本體,是一種形而上衝動。高級直覺和這裡面的感性和理性有關,就是感性加上形而上沖動,而 感性則是理性的前提。
  現下我們可以來分析一下女人搞哲學的長處和短處了。女人長於感性,在這一點上女人佔優勢。男人長于知性,酷愛邏輯,容易導致感性的退化。形而上衝動意義上的理性,應該說屬於一切天才,不論性別,但總的看來在男人身上好像更強烈一些。迴響2不過呢,透過懷孕、生育和哺乳,女人用身體體會自然的神祕,又在形而上體驗 方面占了優勢。所以歌德說︰永恆的女性,引導我們走。我同意林語堂的評價︰男人懂得人生哲學,女人卻懂得人生。如果男人不聽女人的指導,他搞出的人生哲學 必定是對人生的歪曲。現下大家都在談哲學的危機,這個危機就在于男人們老想用邏輯來滿足形而上的衝動,這條路走不通,甚至南轅北轍,離人生的根本越來越遠。所以,女性的智慧可以為解決這個危機做很大的貢獻。
  可是,我仍然堅持認為,女人不必也不宜直接搞哲學。為什麼呢?理由之一是搞哲學畢竟還是需要邏輯的,少不了這個整理和表達的工具,而這是女性的弱項。這個 弱點還影響了女性的優點的發揮,因為邏輯思惟混亂,常常把感性和理性、生活瑣事和根本道理攪成一鍋粥。理由之二就是我怕她們反而被哲學損害,我真的認為, 哲學對女人的害處遠遠大於女人對哲學的害處,再說,讓哲學受點損害沒關係,我可不願意讓女人受到損害。關於這一點,我讀一段以前寫的話︰“喜歡哲學的女 人,也許有一個聰明的頭腦,想從哲學求進一步的訓練;也許有一顆痛苦的靈魂,想從哲學找解脫的出路。可惜的是,在多數情形下,學了哲學,頭腦變得複雜、抽 象也就是不聰明了;靈魂愈加深刻、絕望也就是更痛苦了。看到一個聰慧的女子陷入概念思辨的迷宮,說著費解的話,我不免心酸。看到一個可愛的女子登上形而上 學的懸崖,對著深淵落淚,我不禁心疼。壞的哲學使人枯燥,好的哲學使人痛苦,兩者都損害女性的美。我反對女人搞哲學,實出于一種憐香惜玉之心。”迴響3(聽眾大笑)
  我們可以來看一看事實,在哲學史上,你找得出一個偉大的或著名的女哲學家嗎?迴響4這說明什麼?我認為這說明女人確實因為她本身的某種原因不適合搞哲學,另外我 從中還看出了大自然的深意,它為了保護女人,不讓女人搞哲學。歷史上對哲學貢獻最大的女人是誰?是桑蒂普迴響5,就是蘇格拉底的老婆,她是一個著名的潑婦,她的 虐待成就了一個心胸無比寬闊的哲人,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哲學家。當然,這是開玩笑,很可能世界上的潑婦還毀掉了更多哲學家,不過肯定是一些比較小的哲學家。
  總之,我認為女人對哲學是能夠起極好的作用的,這個作用就是用她們的優點來影響男人,影響世界,讓世界在“永恆的女性”引導下變得更豐富,更合乎人性,如此對哲學產生的間接影響遠遠大於她們的直接參與。迴響6

討論
  剛才有一位女士說,歷史上之所以沒有女哲學家,是因為女性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我認為不能把全部原因歸結為社會制度。事實上,在古希臘,在這個哲學的黃 金時代,像畢達哥拉斯、柏拉圖、伊芳壁鳩魯這些大哲學家都招女學生,但成績不可考。然而,同樣在古希臘,女性中卻出了大詩人薩福。所以,必須考慮女性特質方面的原因。兩性心理上和文化傾向上的差異不可抹殺,其根源在於生理,而不是社會,社會偏見不能製造出這種差異,只是對它作了不公平的評價迴響7不能因為社會偏 見的存在,我們就跳到另一極端,抹殺這種差異。我認為,這種差異本身是珍貴的價值,沒有它,世界、人生、文化就都太乏味了。我相信,優秀的男人和女人都是 既突出地具備自身性別的優點,又在一定程度上兼備了另一性別的優點,最可悲的是既丟掉了自身性別的優點,又具備了另一性別的缺點,遇到這樣的女人,我只好退避三舍。
  剛才我還聽到了對男性和迄今為止全部哲學的憤怒聲討,這位女士把迄今為止的哲學宣佈為男性獨佔的地盤,表明了現下要以女性的名義把這塊地盤或其中一部分奪 回來的堅強決心。我認為,這種心態是不健康的,所愛的不是智慧而是權力,恰恰違背了哲學的本意。同時,重起爐灶另搞出一個女性哲學的道統,這是荒謬的,也 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呢?因為在我看來,哲學是超越于性別的,只存在哲學,不存在男性哲學和女性哲學。不能把古希臘以來的偉大哲學道統說成是男性哲學道統, 這個道統屬于全人類,包括每一個愛智慧的女性。站在性別立場上否定和拒絕這個道統,無異于把自己排除在它之外。迴響8

(2004年11月18日在世界哲學節中國民眾大學“哲學與女性”主題會場的發言。選自《周國平人文講演錄》)

在迴文之前想說:我這樣子一段一段的解拆,會不會有點太像做功課了啊?哈哈哈~剛剛加插了那些底色、迴響1234之後有種好似當年做功課的感覺呢~哈哈哈哈~~~

  迴響1:YEAH! 我之前有讀過這一小節哦!! 我記得的哦!!! 呵呵呵~~ 看到這句真的很開心呢~哈哈哈~~~記得第一次讀的時候我就笑了,那時,我還只是個高中生,還沒考上哲學系呢!
  女人也夠厲害的,可以傷害哲學呢!哈哈哈~不過那時候最想知道的是女人會從哲學得到什麼損傷,想不到事隔幾年,會在網路上遇上答案呢~

  迴響2:這算不算瓜分?一邊一性,理性就凡人皆有之,呵呵~這種沒有數據的統計學最易引起爭論的。
  女人比較感性、男人比較知性,其實都是父系社會造成的既定認知,並非本能啊!尤其研究男性心理的報告越來越多之後,感性的男性從來都不是小數,而是被壓抑的族群,若然不加以掩飾、壓抑,就會被貼上標籤,輕度歧視也是歧視啊!
  男男女女都有那三性的潛能,只是在成長的過程中,大環境讓男性不能哭、有心事不能講,女性則要依賴此道,過於知性則被貼上女權分子、大女人主義的標籤,唉,這個提倡平等的年頭不就表示根本地不平嗎?已平的話又何須提倡!!??
  我會說放下成見,父系母系都可以的年頭,又何苦框死自己?我是放任主義,讓人自由地決定吧!只要他能走出既定文化的要求,男性耍起感性就別嘲笑他,女性耍知性也別標籤她。自由的年代讓大家自由地選擇想要的事、喜好的事,才是常態吧!?
  至於林語堂的話,也說得很不錯,呵,那年頭的男女的確如此,也只能如此,就算不是也得裝成是,否則便是異類了,誰喜歡當異類?又,既是異類又有誰為他們定論?唉~

  迴響3:這就是我上面說的答案了!哈哈哈~周先生年輕時應該很風流?那麼憐香惜玉……
  我知道美麗的女子,總會讓人希望她不要有太多愁思,總會讓人希望看到她純粹的甜笑,然後不惜一切,哈哈,裙下之臣啊,只須半個笑顏就足夠讓他奉上一生的忠誠了!
  可惜,我自己偏好知性女子,那種睿智的氣質,既大方又自信,彷彿世事皆如繞指柔般簡單明瞭,呵呵呵,是我的想像啦~知性的女子…我遇到的不多。
  周先生的論調看似痛惜、不忍,其實,也不過看輕女子,在痛苦的思潮面前,還能堅定地綻放笑顏的女子我看過,作為女哲學家,我很是景仰她的,呵呵~~

  迴響4:中西哲學史之中的確難以找尋,又正如周先生所說的古希臘年代並非禁女子學習,可是啊!即便她們有什麼建樹,後來傳承歷史文獻的大男人年代硬是抹殺掉那些奇葩的力作,今天的我們又怎麼可能知曉?
  就像周先生提及的女詩人薩福也是因為她是女同性戀的第一人,或者說是由她的島嶼名作為女同性戀同名字才得以流傳下來??
  好了,不班門弄斧了,我對希臘史...呃,應該是希臘文學史不熟。
  總的來說,不能以歷史之中欠缺著名女哲學家作為證據之一,這實在不公平。

  迴響5:囧!我總是記不了她的名字,這…真的是她的本名嗎?真無奈,竟然是以潑婦留名,嗯,可是啊,既然她那麼潑...堂堂大哲人又堪稱當時最聰明的人,為什麼不離婚?我記得那時候是可以的吧?蘇先生果然難懂XD 哈哈~

  迴響6:如果要這樣講,要不要順便講講天氣影響哲學家的思緒?= = 人本來就容易受身邊人事物所影響啦!大環境對人不可能沒影響的,否則人類豈能自稱最能適應環境的生物之一?
  女人也是有自尊心的,這樣子的安慰實在…太低手了,更易引起反彈吧?尤其有心於此的女人,受傷更深…
  我自己是還好而已啦~有興趣不代表有野心,我並不打算成為一個哲學家。影不影響哲學對我而言是不痛不癢……而然,那些有愿景又有努力的女哲人,也許會受傷、會憤怒吧?竟然要她們退到旁邊影響男人去影響哲學!
  影響哲學家的因素可以很多,像尼釆不就一度深受音樂及某音樂大師的影響嗎?(= ="汗顏,一時想不起那音樂家的名字)
  
  迴響7:這一節簡直是震撼!社會的「偏見」(歧視) 造就的差異不是生理!!而是心理!!囧!!心理影響生理,是不能否定的,不可以因為生理對心理的影響比較明顯、常見就把另一面忽略、抹殺,那實在是……難以想像的可怕。
  是我讀的心理類書籍太多,還是周先生完全不好此道?竟然說出這樣子的定言句……
  社會偏見塑造男女的性別特質,否則都一律貼上標籤,哈,要細說中國歷代對女人的枷鎖嗎?不說中國,西方的女士又有哪幾代能去學習?更遑論思考!就算她們可以,又有誰允許她們著書立說?大環境的不允許也就算了~
  還把心理困窘錯看成生理,我實在,@_@想昏倒……感性靠的是感官,知性講的是學習理解,人皆有理性為之人,以上唯一跟生理有密切關係的是感官,男女感官的生理差別差在那裡?性器官!
  還要說下去嗎?性器官影響哲學思維?唉~~~那有請佛洛伊德,我認輸了。周先生喜歡退避三舍就退吧!我無力了......
  
  迴響8:基於我已經無力了,最後的這段,我就簡單點,說說要說的:以女性名義奪回去的話,確實太誇張了,也把哲學物化得太厲害了!
  再說一次:這是自由的年代,有心於此的女性,自然也可以參上一腳啦!她們都是全人類之一,沒必要把過去的歷史責任落實到今天的男人身上,他們也很無辜的,人又不他們殺的XD

總結!((終於寫到總結了~))感動>///<!!!
  遇上這篇文章是很歡樂的,如果沒有讀到它的討論部份……因為啊~我自己蠻喜歡周國平的調調的,當年死窮鬼年代都咬牙忍痛買下《人與永恆》就可以一斑了啦!然後字字句句細細看,亂亂想……呵呵~那陣子的七彩調劑品!
  想不到,嗯,原來我的心理學知識已經過於豐盛了,呵呵~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

PS:其實……人家有獨立的留言版哦!有事沒事也可以去聊聊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