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10月23日 星期四

有爸爸的日子

  好吧!誠實一點好了,我是個很戀家的人,雖然我從未有過一個完整的家。也許正因此而對家充滿憧憬吧!

  從書本上看到的家,很溫馨,是一個很誘人的美夢,可惜我依然理性得殘酷,對自己殘酷,我並沒有把成就一個家看作是人生目標之一,實在是太明白那份不可能。是的,對自己的能耐,我比誰都了解。

  沒有去爭取,不代表那份渴求就不存在,只是不動而已。從沒誠實地說過,我確實希冀過一個關愛自己的爸爸,又,誰沒有這樣的一份近本能的想望?這並不羞恥,年少的我不懂這道理。
 
  那份期盼被關心的心思,一直藏在心底。我是知道的,卻一直不理它,讓它孤零零的一個,就和我的心靈一樣。我更知道的是,這份心思不是我努力就可以得到的,什麼要先付出關心,別人才會關心你的廢話,我是不會再相信的了,誰叫再必然的事情,來到我身上,就會是例外呢!我付出過的又豈只關心?結果呢?換來的是嫌棄和玩弄!夠了,別妄想我會再相信那些鬼話!

  沒有什麼事情是必然的,付出了不一定會有回報。所以我不再輕易付出,這是一次又一次受傷後學會的定律,安慰著自己走下去,我不是最差才受到這等待遇,只是,我又遇上了例外。

  在一個又一個的例外裡打滾,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對大多數人的理所當然,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也快要忘記「爸爸」應該如何叫喚,更別說爸爸的關懷應該如何親切……誰會猜到,我還會有一天可以大大聲聲的叫喚一句爸爸?而最重要也最感動的是竟然有人回應,說:「在!怎麼樣了?」

  有人回應,是有人回應呀!而這個人,他不會打我,也不會罵我,更不會以殺人的目光看我……他回應我,也關心我,雖然我們只是初初相識,雖然他只是我在迎新宿營小隊的隊長,呃…台灣人習慣叫的隊爸,於是我不自禁的叫出了一句爸爸,又一句爸爸,他都沒有生氣,還會回問一句:怎麼了?這短短的一句,簡簡單單的一個回應,了結了二十年的宿願——瑟縮心底的願望,開始了我有爸爸的日子,這是在台灣的新生活中,最令我感動的。

  當一個呼喚得到回應時,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在。有爸爸的日子,是幸福的。感謝這位無端老去的學長,讓我多了一份難以忘記的幸福時光留在回憶中,在台的讀書生涯中第一個感動到哭的回憶。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