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7月18日 星期五

小蝶

 『小蝶,你會留下來升學嗎?』  
  楊一樹在報考大學的時候,很是舉棋不定。家裡是有能力讓他去選擇的,即使要到海外升學,也不是難事。那是他的能力不及了嗎?不,長年名列前矛的他,並沒有十分用力讀書,可見他的自信絕非粉飾過的自大,他的確有能力考上任何一間他想讀的大學,他對自己有信心。  
  他沒有信心的是感情,他不敢輕易決定離澳升學,尤其小蝶-和他拍拖了一年的女朋友,到了今天,仍沒有說過愛他!他經已疼入心肝的小蝶啊!叫他如何能放心走?他放不下這段得來不易的感情,要知道他追了小蝶整整兩年,才得到她的首肯,如願的抱得了佳人,卻得不到芳心的眷戀,一直是他心底的最痛!叫他如何能走?!
  『不知道,那麼久以後的事情,誰知道?』
  一樹明白小蝶最討厭規劃人生,他問錯了,那再來:
  『那麼,你想我留下來嗎?』
  小蝶訝異的看著一樹眼裏不能錯認的深情和認真,就和當年一樣,不容她忽視。
  『一樹,人生是你的。』小蝶回以她的認真。
  沒有深情,就連一絲情意也沒流露出來。一樹心痛的閉上眼,他……從來沒有在小蝶的眼波裏感覺到半絲情意,從來沒有!也許,他真的錯了。他不該以為能留得住小蝶的,更不該以為一棵有心的樹,能勝過花花世界在蝴蝶心裏的份量!他不該…… 
  『一樹?』
  小蝶的聲音叫開了一樹的眼睜,也喚來了他的痴心,推翻他自己的理智,推翻所有不該,只剩下愛小蝶的心。
  『小蝶,我希望我未來的人生,不止是我的,也是你的。』
*************** 
  一年後。
  『小蝶,你會留澳升學嗎?』
  小蝶在報考大學的時候,最緊張的人不是她自己,更不是她的爸媽,而是楊一樹。  
  一樹比小蝶高一屆,今年是澳大大一生了,為的當然是小蝶,不然他怎可能放棄那麼多的機會,獨獨留守澳門?
  『不知道,考上了再說吧。』
  『如果大陸、台灣和澳門,你全都考上了,你會去哪?』
  小蝶停下來,定定的看著一樹,不說一句話。一樹在她沒有表情的臉上,猜不出她的心思。
  久久,小蝶柔柔的開口:『一樹,我沒有你想像的那樣聰明……』不然,她一定不會輕易答應他的追求,讓兩人走到今天這地步!
  『到我真的全都考上的時候,我們再談。可以嗎?』
  一樹不滿這答案,但看到小蝶的軟化,就夠了。他擁抱滿眼期求的小蝶,喃喃的在她髮間說好。  
  於是,他看不到小蝶臉上浮現的無奈,深重的無奈。

****************

  『小蝶,你要留澳升學嗎?』
  『什麼?』小蝶驚訝的望著眼前人-她的媽媽,向來不關心她升學的媽媽。『呃,也許該這樣問:你會不會很想澳大?』
  是試探,小蝶有種久違了的感覺。
  『不會。』小蝶不禁皺眉:『為什麼這樣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這樣呀,你不想和男朋友一起讀書嗎?他沒要你陪嗎?』
  媽媽是認識楊一樹的,但她拒絕相信一樹會借媽媽向她施壓……他不會的……吧?
  『媽,人生是我的。』

************** 

  『小蝶,你想去哪升學呀?』
  『我還以為你不打算問呢?』小蝶打趣的嘲笑綠兒。
  綠兒是小蝶最好的朋友,也是最懂她的人,只是有些時候會比較鈍,呃……是很多時候。
  『什麼嘛,如果不是你那棵樹,越來越黏著你,好像你隨時會消失的緊張樣,越看越煩人,我還真不打算問你呢!反正你總會告訴我的。』
  原來,大家都看得出來,一樹的確越來越神經質了。小蝶無力的深嘆。
  『綠兒,你說我怎樣做才能使他死心?』
  『那要看看你能做到多狠心了。來,告訴我你還愛他嗎?』賊賊的說。
  『死綠兒!我有說過我愛他嗎?!』
  『唉!可憐的一樹,他人生都許給了你,卻連一點愛都得不到。』
  『他的人生,我沒興趣擁有,我當下就拒絕了他啦!』
  『可是卻狠不下心趕他走。』很明顯的幸災樂禍。
  『綠兒,我有沒有告訴你,當我說不要他的人生時,他落淚了?我第一次看到他淚水……』陷入回憶的小蝶,不禁憶起一樹情深的話:
  『你不要我的人生……那讓我參與你的人生吧!讓我留在你身邊吧!我愛你,我愛你,我不能沒有你的!不要趕我走,我不會迫你配合我的人生,讓我留在你身邊吧!我愛你,我愛你……』

**************  

  最後,小蝶留下了一封信給一樹,就走了。走得好突然,也好早,那是畢業禮一星期後的早晨,一樹接不到小蝶的早晨,小蝶就離開了澳門,完全沒有預警地。
  一樹沒有拆信,他只是收好,他明白小蝶從這一天起,就只是他的回憶。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