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5月17日 星期六

周漁火車的搭客


又一部有感覺的電影《周漁的火車》步調時快時慢,但都剛剛好;在我的期待快要用完,那種叫做悶的感覺湧上來之前,它又給了一個刺激;在我激動的情緒投入以後,快要忘我的時候,它又給了一個音樂:是步進期待的音樂,沒有人言的音樂;給我思考的空間。

能讓我思考又能讓我感動的電影不多,我記得的這類,都被我看作是好電影。我的標準太底,又太不合世;也許不適合給影迷、影評人去看吧………
可是啊,我的觀感,想給你看^^

  習慣在電影中找尋自己的身影,因為我很認同這句話:「一部好的電影,就是能給觀眾共鳴。」這電影裡,我不羨慕誰,他們每一個都讓我稍有不滿,讓我不願意去代入,更不願意承認自己跟他們有些什麼地方相似……
  周漁的熱情,她的鍥而不捨,我知我也能,但一定不會是為了一首詩,所以我一定不會愛上詩人;個人覺得,可能因為我也寫過幾首詩的關係吧!我不能想像誰能寫怎麼樣的詩能讓我的熱情一瀉千里,千里迢迢的去尋詩人,才見了一次的詩人!我知道我不能。她最令我頭痛的亦是她的熱情,過火了,像著迷,是停不下來的火車,太危險了……而我這安全主義者是不可能代入這角色的;我可以接受生活的冒險,但不會是感情的冒險,也許是我的心太脆弱吧。
  陳清,很像我,一樣愛書,愛詩,但他沒有我的夢,他只有一個周漁;他的圖書館生活是我所寧願的,我可以安於這樣的生活。他的逃離,讓我心酸,太像我了,我代入去想,如果我是陳清……我知道,我做的會和他一樣,或是比他處理得更差!
  張強的率性,是我努力要做到的,在旁人的話語中,我知道我的努力沒有白費,是有點成績,我越來越像張強,可惜心底那個我還是一個陳清。他的癡情,我動容,但我不能容忍白癡,更不能容忍第三者,他的癡用錯了人,我替他心傷,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不會讓周漁一次又一次的去重陽,去找陳清!這是我的堅持,寧可孤獨的思念,也不分享不屬我的溫柔。
  而戲中癡得最嚇人的不是周漁,不是陳清,不是張強,是秀。那個拿著《周漁的火車》(陳清的詩集)去尋周漁的曾經的女人,那個癡愛著只思念死了的周漁的陳清的那個女人。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