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4年8月1日 星期日

出走——緣起

  想出去行行走走,很想,很想很想,一直都很想。
  只要有一個地方成為了殼,成為了窩,想離開的意念就會越強,因為不離開,就會慢慢悶死在裡面,一定會。

  為什麼我可以這麼肯地的說一定呢?其實我是知道的,正是我嚐過。
  悶,是真的會死人的,自然不是肉體,也許只是在侵蝕到肉體之前我就逃亡了,所以才能說不會死到肉體上吧?這個我不曉得。
  悶死的感覺,就是死了,沒了,什麼都沒了,一片黑暗,死寂,空洞,卻有回音,尤如來自地獄的回音,有著憎恨與不甘,不甘心死得那麼不值,怨恨無聊,怨懟無能,恨死了放任死亡來臨的自己,不夠疼愛我的自己。
  
  以前,明明想拯救自己,明明想逃離,明明想出走,衝動的拔腿就跑,跑到氣喘,跑到哪裡都沒用,天下之大,並沒有我容身之所,我只是一個孩子,沒東西吃,是會連身體都死掉的,而最重要的是餓著冷著的感覺不好受,一陣陣冷風,又把我吹回煉獄的家……
  不說以前,都太久遠了。
  現在,我熬過所有,被釋放,終於,自由與我同在。
  活得下去的人,付出得更多,承擔得更多,所以,我不覺得對自己更好,有什麼不妥,這些年,我像是催眠的給自己下咒:我要對自很好,更好,非常好,好得不得了!
  事實上做到了,還是會有點不習慣,也有不真實感;改變,從來不易,尤其改變自己。

  出走,是一份本能,相信很多人都有,不然哪來那麼多冒險家、航海家?重要的是回去,每個出去流浪冒險的人,都曉得天下之大,去到哪裡,回去的地方,心魂歸向的地方,還是只有一個:家鄉。

  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出走的冒險就有靠山,有什麼不妥當,被誰欺負,不夠別人強悍,甚至只是感冒了,也有個地方可以給我,回頭就走,躲在裡面當懦夫,自我療傷。
  我是弱者?不知道,但我知道很多傷害,憑我,還是不能抵抗,既然如此,讓自己逃跑有什麼可恥?不是說活下去的,才是更堅強嗎?我對怕死的感覺很陌生,但我非常了解自己怕痛,怕受傷。我有我的自尊,而這份尊嚴不用誰來稱頌,所以也不接受誰的批評。

  我喜歡世界,我想去看看。
  不少人說外面很危險,世界壞人很多,我不太願意接受,即使媒體總是找得到他們……
  裡面的世界沒有壞人?人都有幾面,壞人總是有的,遇不遇上太多機遇了,即使在戰場,誰敢說沒有好人?何況我又不是去戰地,只是出去走一走,看看嘛!
  遇到什麼,其實沒有誰知道,而明知有問題的地方,膽小的我其實也不敢去啦!人家還有好多地方想去呢!世界那麼大!

  好想去綠島,因為它有全球唯三海底溫泉的其中一座,另外兩個都太遠,對窮鬼學生,又零收入的我而言,太不可思議了!所以囉,想去綠島不奇怪,而且我又剛好人在台灣島。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