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6月3日 星期二

2003.6.3=惡夢的一天

  諸事不順的一天,入夜了,還要再來一擊,我深信:昨天,個天又開眼了。
  早晨,上學,就聽到可能有三位同學不能畢業的惡耗式謠言。
  然後,唱完歌,派到手的畢業相中的我,竟然是一臉哭相,好像受了些什麼委屈似的可怕樣子→我完全不記得那天我有那麼不開心,我記得我有在笑的呀!為什麼會這樣的?好可怕的不祥之兆……
  放學了,羊加人竟然遇上紅潮風暴,很不開心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又打算嬲我一回了~唉!
  被陳同學拉去買試題,竟然剛好關門。去租書,想租的書就是沒有!←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大。

  回家休養生息,不敢四處玩了;安然入夜,到晚飯時間,媽媽又只是留下送菜就走了!還要我去收拾,本是小事;但有人遲歸,媽又不叫我們等他就把飯菜都擺開了,難道又收起不吃等人嗎?只好先吃了,吃完,就和弟弟一起收好。
  另一個弟弟總算回來了,教好了他要怎麼樣收好那些碗筷,我才回房,才以為一天該是這樣就過去的呀!但……
  我看著看著小說,媽媽就開門入來說:我好心痛呀,女,我多久才叫你做一件事?你都不肯做?
  我根本不知道什麼事,她就開罵了,到我知道了,我就告訴她我有收過一次的,是另一個弟弟太夜歸,我才要他自己收,他也說好的!我怎知道他會騙我?
  但她不聽,她用力的甩掉我的房門就走了,天!又是我錯?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說謊的一定是我?為什麼每次一聽到是弟弟就不理我?我就那麼不如嗎?多久叫我做一次事?多久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只會叫我去做事,除了我,這個家還有她叫得動的人嗎?那兩個根本就是皇帝,她是女庸,我則是女庸的女奴!

  我受不了,一秒就給她哭出來了,我好辛苦,心好痛好痛,只是淚水根不不夠。
  我又去[界]手了,呃~是肩頭來對,免得她看到又罵我;[界]著的時候,我想起盈子的說話,也許我該試試界臉,我或許能控制自己,結果是損了,但不夠痛,又想起在面上的話,會被人看見,我討厭解釋!!!於是,還是大腿陣亡,紅色花格子布在上面,有一種熱熱的感覺,哭累了,也感覺到痛了,總於!才去睡。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