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6年11月25日 星期六

累了就休息


  我太多時候,都想為自己的行為找到一個原因,是想證實自己是自主的,是由我的理智或感情話事作主,而不是任何外力、天意、神旨或詛咒……

  十幾年來,常常會有種很深很重的勞累感淹沒自己,是對【活著】感到疲勞,人生值得我那麼勞累的活著嗎?這問題偶爾會迫得我透不過氣,我努力尋找原因,我相信是因為我沒有【真心想要】的人事物做成我的空虛,於是針對問題下苦功,希望還活著的自己能過得開心一點、輕盈一點。

  近來這些日子,在旅程過後,重新進入
【工作模式】後,卻萬分之力不從心……我試著為這份無力感尋找原因,沒有答案,但回顧看得到的事實,即便沒有答案,也知道我最需要的是
【休息】。

  
從身體、心靈到理智都叫囂著,我需要休息。

  那…原因還重要嗎?我不知道重不重要,但我想知道它是什麼……
  以下來分享一下一些我想起的事實,你猜哪個才是原因?我……還不太清楚………囧


一,不停的工作
話說從大一第一份工作報到後,幾乎沒有停下來過,說幾乎是因為大一升大二的那個夏天,我病倒了,於是給自己放了一個悠長又靡爛的暑假。
那年大一我收到學校給我的繳稅憑單,它說我這一年賺了一萬多,簽名的主管是校長呢~呵呵呵~加上我在外面賺的,大一大概有兩萬多吧(新台幣啦~)。
然後大二到大四都沒有停過了,因為我找到了一份現在還有在做的工讀:學校的智慧資本研究中心,我主要負責它的電子及紙本資料庫的文獻整理,因為 學姐們真在太好人,我完全一整個就是捨不得走呢!雖然大二的新年我有回澳門,過一個暖冬,噢,大一的那個冬天有如惡夢,死城一樣的台北嚇壞我了……
在澳門過了十幾天就回台北了,然後繼續打工,然後又去書展……【謎之聲:這-_-?窮困的主因?】

真的一整個沒有停過,每年收到的憑單,一年比一年誇張,簡單盤算了一下下,不計公費,純粹是我打工兼差賺回來的,粗略估計最少有十幾快二十萬新台幣……一個一個小時的賺回來,我也真的做了很多不同的打工了啦……
高峰是剛過去的夏天吧?在那個瘋狂的六月裡六份不同的打工,輪接著,誇張但興奮,其實也有點挑戰性的,外接的工作就是都不太一樣嘛~
解決它們的小許成就感,又有薪酬,算是蠻不錯的,然後是近乎正職的華視新聞部工讀生,這工作真的身心皆勞,親身體驗辦公室文化,我是真的有給他嚇親……
以上,總的來說是:這幾年來,我做的,其實夠多了。 【謎之聲:是呀,工作經驗可以任君喜好的選擇性填寫呢!】

二,功課
我就快以為自己是英文系的人了,幾十頁的英文要翻,其中一份還要上堂時講解(persentation?).....想死.......
這是很需要時間去做的功課,而時間都花在打工了,哪裡還有心力去搞?
不搞就等著延畢吧!?@_@
所以,也可以說是時間不夠分啦~

三,遠景
畢業將近,以後的路更漫長,看不到盡頭似的呢~
工作,畢業後可以做到老死為止。
現在是我最後可以純粹做學生的日子了,真的是最後的最後了,以後,我看不到還有什麼機會能有這樣簡單的日子可以過。
想到以後的職場與生涯,就更覺得累了
好想好想在作戰之前,好好休養生息,或者再自我增值一點點,然後再上戰場去跟現實撕鬪吧~
以逸待勞,是為了作戰做好萬全的準備。_。吧?

四,雨一直下
必須要說,天氣對我的影響很深重的,這些日子的雨水才讓我想起,台灣是下冬雨的地方,SHIT!
我是冬眠動物,很怕冷天氣,會一直想睡,什麼都不想做,有時還會想不起很多事呢~連記憶體也跟著遲緩起來……
我喜歡夏雨,為悶熱去一去暑氣,但冬雨就像雪上的霜,令我想死,噢,睡死啦~
那麼,哪來的力氣出門工作去?
              【謎之聲:0_0這個原因看似最空泛,偏偏有種中正紅心的幻覺,噢,是幻覺嗎?】


=======
最後,我想起:人生從來都不容易。
我又何苦自己迫自己入窘景呢?別人對我不好,我也要對自己很好才對啊!
有什麼好值得驕傲的呢?快樂比較矜貴啦~
懶也要懶得出色,祝福也是有能量的。尤其,我是真心的。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