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6年9月9日 星期六

下定決心,我要去。

  黃子華的棟篤笑,我第一次睇,是1995年。從電視上,他跟張達明的棟篤笑雙打。這一場,好像沒有出影碟的,我記得我有錄影過,可惜,後來多次搬家,失佚很久了……

  當我知道他要再開,我萬分激動,很想馬上衝去,但,理智以窮困吶喊,讓我掙扎……
  然後,無盡愁思的日子開始了
  我的理智逼迫我考慮金錢
  我的感情……

  一幕又一幕,我與子華的過去,通通從沉積海底的回憶中湧出,尤其,1999年的12月……黃子華來澳門了,是的,那一年,他來過澳門演出,可是,那年,我只是初二生,我……連零用錢也沒有……沒有戶口……沒有儲蓄,沒有現金……

  我還記得自己一次又一次故意從子華的海報下走過,還記得廣星門市(售票的地點?)的人仲走出黎問我是不是要買票的時候,我幾乎想說:我想,但我冇錢。
  當然,憑著那些年的倔強,自傲,我只是搖搖頭便離開了。

  難以想像的1999年,千年蟲還沒解決,我朋友還不多,甚至知道我喜歡黃子華的人都沒有,一個都沒有。
  幸好,後來,我找到可以租借黃子華棟篤笑的租書店,終於不再看雙打了,然後,我買下人生第一張正版VCD:娛樂圈血淚史,那年已經2000年。我也有了第一台電腦了……

  我對黃子華的感情是一分一分的累積下來的,或許難以想像,很難理解……?
  沒關係,知道我著迷他的人變多了,朋友…也多了^^

  2003年,正是我考大學、來台灣的時候,他再開show......................雖然同樣無奈,但因為有可期望的未來(4年的大學生活),所以雖然飲恨,不甘心卻不及1999年時來得深厚……當然,同樣窮困也是原因。

  2006年,大四了,畢業了,未來……完全看不到輪廓,看不到什麼值得興奮的事,只有高中時的人生規劃的終點:找個工作養自己到老死。
最美好的大學求學生活,已經見底了。

  我真的沒什麼打從心底非要不可的東西……當年,就是逃離老媽、弟弟,想過過正常的生活,想做個快樂的學生,嗯,正如我想像的,很美好。
  現在,也許只剩黃子華能接近心底,讓我很想很想很想得到,呃,得到見他一面的機會。

  唉~
  我眷戀的東西真的太少太少了~ 總是沒有什麼非要不可。

  雖然我決定要去,卻給自己下了最後保險:如果門票買不到最前面那一區,我不去。

  我,只要有目標,就可以是行動派,心動便行動,嗯,如果我真的心動了的話。

  太多時候,都只是太無聊,沒事找事做而已。做不到也許不爽,但不會遺憾,如果……我再不去見子華,我覺得,終於,我有我的憾事了。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