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6年5月24日 星期三

甜夢

2006.5.24.星期三.甜蜜
  這天的早晨,以一個美好的夢醒作開始,開心了一整天,漫延著甜甜蜜蜜的感動>///<   
  話說,我向來多夢,也不是每每全都記得,要知道,夢太多,醒來的瞬間應付不了太多資訊,就當掉(輕機?),只隱隱知道又一堆惡夢,不外血腥、暴力、征服、出賣、復仇、雖勝尤敗……
  這類型不深想也曉得不會令人愉快的夢,醒了就算了,可以想不起也算是好事啊!

  而今早,那個甜蜜蜜的夢,讓我完全不想醒來,呵,而不是醒不來哦!
  敍述夢境詳情之前,讓我再說明一些事實:首先,本人很少很少…嗯,精確而言,是從沒發過甜夢,更別說什麼戀愛夢。注意,這裡說的夢,是睡著後發的那些夢,而不是白日夢哦!白日夢的話,我什麼都夢過,呵呵呵,想像力過盛嘛~

  第一次發甜夢,甜得讓我興奮地過了一天,幾乎逢人就講,呵,有點誇張啦~只跟幾位比較熟的朋友分享了而已!
  很好,是誰說的:思春?=_=又有朋友仔問:是不是有了喜歡的人啦?@_@夢裡的男主角,我豈止喜歡啊?人家為他著迷好久了啦~~~

咦?那男主角到底是誰?呵呵呵~~~

登!

登!

登!

登!

登!

男主角……………黃.子.華是也!>v<(害羞)



咦咦咦?你暈倒了?喂喂喂~別笑得那麼討厭好嗎?扁你哦!
好啦~笑夠了吧?接下來是夢境簡介。

咦?為什麼是簡介?呵呵~有太多私蜜人家要私藏啦!

  夢的最初,不太記得,記憶中是從相遇相識開始,呵呵呵,那種意外驚喜讓我快要啞掉,連自我介紹都做不好,幸好子華也沒什麼嘲笑的表情,嘻,至於他跟我說了什麼,就不告訴你們囉~

  唉~那時候,我太緊張,又怕表露太多迷戀會讓子華以為我是瘋狂fans就不好啦!!明星藝人最害怕又討厭的應該就是瘋狂又沒理智的fans了吧??

  怎麼可以忍受他討厭我呢??但竟然可以近距離接觸與交談,啊~~可以想像到我的興奮與緊張吧?

  又怕說錯話,更怕浪費難得的機遇,什麼都不說我一定會後悔到死的!!
  結果?沒有深談太久,就要分開了,他有事忙,我就算想再貪一刻相聚,也不得不裝作不在意地讓他離開啦……

  幸好,神傷的時間不長,我們竟然開始約會了!啊~~~~~雖然他只當我是普通小朋友般相處,嗚嗚,也夠我感動個半死了!

  第一次約會,我們聊得不多,他的話不多,我也不可能多話,唉,本來就不擅言詞的人啊!雖然談的不多,但氣氛好得不得了,啊,他的眼神啊~~~~
(我不會寫出來的,可是,我還記得我們聊了些什麼,呵呵,他叫我名字的聲音在我的頭上方傳來~噢~整個人都快醉了!)


  第二次約會,我們很談得來,氣氛變熱絡了,我們變成很了解對方的好朋友了>v<進展得真快~呵呵~

  第三次約會,我們不看電影改看電視,然後,越坐越近,在這個時候,第一波鬧鐘響起,我拍拍拍拍,都關掉,回頭睡,子華還在呢!oh~yeah!

他問:怎麼了?
我說:無聊電話而已。(手機的鬧鐘功能嘛~)
然後,他從後抱住我,我很順的靠在他的胸前,噢,GOD!連呼吸的空氣都是甜甜的!

趁氣氛這樣美好,我問了心底一直很想問的問題:其實呢~你有沒有收到我寫給你的信啊?
他有點狀況外的說:什麼信?

我腼腆地說:就是那個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啊!
(因為實在太害羞了~呵呵~不告訴你們!這些口口,就是傳說中的打格仔的格仔哦~呵呵呵)

他就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是那個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繼續打格仔,反正,就係他有收到,而且記得一點點內容的意思啦~)

我聽到他這樣說,就更是往他懷裡躲,再一邊點點說,嗯了一聲…(HEY!人家害羞嘛~~~)

  而他看到我這樣,就輕笑出來,看著他那漸漸放大的面孔(靠近我的視線嘛~~不就是放大?)……
  這個時候,那個他媽的手機又響了!(大火)

  是陳小姐打電話來叫我起身,我一接電話就話佢阻住我的大好前途!係咁話佢……唉~都無計,要返學啦~嗚嗚嗚~好可惜……

  怱忙之中,我其實來不及細味剛剛還沒完結的美夢的,直到更衣完畢,趕上體育堂的校車之後,才慢慢細想,夢中的對話、子華的身體>///<(羞~)

  終於,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對夢的記憶深刻是一件好事,也是第一次在夢裡感覺到溫暖和甜蜜,而不是無盡的疼痛與寒苦……如果那些惡夢也這樣逐個寫下,幾十萬字是走不掉的了~

  夢裡的甜膩,蔓延著一整天,從心底到身體,從骨子到毛孔,好像都能品嚐到甜味一樣,說來有點可怕,但是真的,雖然醒來越久,那份甜就越淡,讓我不禁找朋友分享,每說一次,就重溫那份甜蜜,直到現在,身體感覺不到那甜味,我才有空來寫下,呵呵,太興奮的話,手指頭不太受控,會抖哦~呵呵呵~~

  這樣寫出來,心底還是會泛起一陣甜意啦~可是,唉,終究是夢,重溫的記憶雖然很真實,但也只能是一段回憶了~~

  呵呵~真的很真實哦~~子華的身子骨很不錯呢!比我高又不會高得讓我害怕,唉,是的,其實我對太高的生物有恐懼感。
  最遺憾的是領不到他的吻/_\,都是陳小姐的電話害的啦!>_<

  接下來,要說一下本星期別的夢境,話說星期一凌晨……

  我才剛在半暗快要天亮的荒漠中與另一位殺手斯殺,輸得一敗塗地,中間的過程有點冗長,就不說了,簡言之我的武功很好,但更詭異的敵手以難測的速度把我分屍,利刃劃過我的左耳到右肩,很清晰的感覺到刀子與骨頭的接觸與分離,血液來不及流出但跟隨刀峰的殺氣滲入喉間,一陣寒才品嚐到血腥,右肩的痛阻止不了手中的劍再度揮出,敵手的左手立斷,而隨著我揮刀的動刀,血狂飆,也裂開,很痛很痛,我就是不願倒下,風沙起,敵人的眼更紅,我快要撐不下去的意識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咦?我們打了多久啦?


  因為想不到答案,分裂的頭拖著身體倒下,幾顆剛剛被劃斷的牙齒掉到沙裡,噢,牙齒被刀子劃開的感覺好古怪呢~~

  =_=這樣清晰的夢,起床後,還真的有夠討厭,身子的不適就更明顯了!

  那為什麼還要回想?唉~我也不是故意的,可是那夜只有兩個夢,想裝忘也不行,尤其那敵人,我們好像斯殺很多次了~呃,在不同的夢裡,有時我贏,有時他贏,而輸得那麼慘烈,還真的第一次,真不曉得他在我不察時去哪裡祕密練功!所以,也有點生氣,輸得太難看了啦~

  唉~鬧鐘響的時候,我就想起來了,可以,剛倒地的血與腥氣、牙齒,在在壓得我起不來,唉,這樣,又叫我如何忘得了?幾經艱辛起來,那天一整天都在恍惚,打工的同事還問我怎麼了?不是睡很久了嗎?>^<如果睡十小時,有十二小時都在打打殺殺,能有多精神啊??

  當然,我不能這樣跟她說,因為太古怪了啦~~~我還在努力做個普通人啊!


  同樣是夢,同樣真實,可是我寧可多跟子華纏綿一下,也不想感受利刃刀子劃開身子或被分屍了!
  嗚嗚嗚,長年跟惡夢同生,叫我如何能不為那甜夢興奮啊?




  平日不是沒想像過跟哪個帥哥俊男有一段韻事,可是,要知道白日夢的真實感跟我睡夢中的真實感,是天差地遠的!完全不能比!
  白日夢的好處是凡事我話事,我想如何就如何,而睡著了,唉,什麼都輪不到我決定,想不做夢也不行...(((可是...那些聲音、體溫、心跳、氣味……完全是白日夢無可比疑的高質素啊!!!)))

  還記得,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唯一心願,唯一祈求,就是不再作夢,不求別的,一心一意,但願不再夢魔纏身。

  那一夜,我終於,在悠長宛若無盡的惡耗中,遇到甜蜜蜜的一夢,唉,總算,嚐到甜頭了!>///<(感動)

--------------
如果可以繼續發落去就真係發啦~~~~XD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