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6年4月1日 星期六

恐怖電話

  通常都來自老媽
  她是很可怕的生物
  ( 對我來說 )

  她讓我看到,如果我回澳門之後,不能在最短時間內找到工作的話,會有怎麼樣的下場……
  如果我真的把待業基金用完,要向她低頭,將會有什麼更可怕的路途等著我……

  我怕的。
  不管她想什麼,都不可能是【為我好】的,認識她十幾年,我敢講那是不可能的。
  我除了拿來犧牲,就沒有別的可取性,存在是垃圾等級的;
  而不能丟棄的垃圾,當然要循環再用啦,她從來不是省油的燈,從來都不是。

  然後,我的可利用價值日漸成長,事實上,我已經很盡力讓增值率降至最低的了,幾乎到達個人底線。
  可惜,還是被她發現我的可利用值比當年更高,她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我是天真了點,以為離開了,以為夠久了,她就會看不到、想不起她的財產
  OH,是的,我們三個孩子,對她而言,不過是財產,她錯過當別人母親的機遇,只知道要償還弟弟以及追討我

  那個電話,我掛掉之後,才發現整個談話內容幾近追討,她要求一、要求二、要求三……都說得好像我欠她的一樣,而我,也沒有白費這些年來的努力,拒絕、拒絕、拒絕、拒絕……

  我覺得自己做得很好,很為自已驕傲的那份成就感,像是剛成功屠龍了一樣!人生的大成就是也,哈哈哈。
  可惜,我沒有駛出狠招:直接跟她說,我的純粹是不想再跟她有更多的連繫,又怎麼可能答應她的要求?

  然後,我又想,那為什麼還讓她有機會得到我的手機號碼呢?
  突然,我發現,那是因為我怕她死了,我不能馬上知道,越遲知道,越不甘心,雖然明知道人總有死的一天,可是,以往我總覺得她不會死的,總得她會比我長命很多很多很多,現在,我真的變了很多,竟然開始覺得她會死了!真不可思議……
  嗯,我還是想知道她的狀況的,我想知道那些年的詛咒,何時才實現,又更想知道,她所放縱的孽子,何時才給她重撃做回報……所謂死,也許是指她應得的報應?
  簡言之,我想睇佢點死

  OH,有點黑心,但,那又如何?她活該。
  心底是這樣想,我跟她卻這樣說:「放心,你會很長命的,弟弟這樣子,你不可能捨得死的。」
  這也是真心話,太早死,好像又太便宜她了!
  而她,應該也真的不敢死的,怎放心得下啊?我表明、明說更明做的,不會理也不想理弟弟他們那團糟,禍是她自己縱容出來的,幫她看顧弟弟十幾年,什麼都夠了!
  那是她的兒子,不是我的兒子,我還有自己的人生要過,誰要理她啊?
  我十八歲就決定來台灣不用她養,弟弟今年也十八歲了,她卻還在縱容,甚至妄想我畢業回去接她的棒子……
  她完全沒想過:我畢業時快二十四了耶!弟弟那時也快二十啦!我二十歲就隻身來台灣讀書,雖然也不年輕,但他們二十歲還需要一個老姐照料?老媽以為他們是嚴重弱智人士嗎?多少人二十歲已到獨立到一個境地了?

  最可怕的是:她還是不覺得當年的放任有錯,哈,多麼堅持已見啊!
  她的兒子,我打死都不會再幫她照料的了,成年的我,她還是打算拿來用,成年的弟弟,她還是打算要寵,也許再過十年,她都不會變……(這也是她的事...不關我事了)

  自作孽,不可活。
  自己決定的事,實在該由自己負責。
  既然,是我自己決定離開,養活自己,還是好好靠自己,別想什麼最後的後路了…
  那通電話,提醒了我,她,不可能是我的後路,一直都不是……

  前有惡狼,後有猛虎。  
  社會是惡狼的話,老媽則是猛虎,向她低頭,無疑是與虎謀皮;而虎毒不吃兒的兒,不包括女兒,只有兒子的份。

  原來,離開太久,變得善忘的人是我,差點就忘記自己不算是別人的女兒,哈,我還天真的以為在沒有路走的時候,其實還可以向她低頭求援!他馬哥池!SHIT!妖!少!憎自己差點忘了她的惡劣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