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5年5月31日 星期二

黑運報告之總結

  錢財短缺之事,不提也罷,匯豐銀行要欺負我也不是第一次,都算了。(提款卡的磁帶壞了,而台北分行不能換…我想講粗口)
  五月窮人效應,想做債仔也不見得有誰擔當得起債主的名銜,與泡麵共生了一星期,五學姐的接濟下,終於可以去參加送舊晚宴。

  這個晚上,完結之後,是黑運的轉型,不是變成好運,或是離我而去,雖然我一直期求著,它就是不走,只是轉型:從外在錢財轉向身體,就這兩天的事而已。

  送舊結束後,回程一路還算平常,到步下車時,不知何故,滑了一級,整個人倒向學姐,眼鏡與臉撞在一起,幸好沒有碎,只覺眼角隱隱作痛。回到房間細看,眼角腫出一條痕,痛痛的,好不可憐。
  學姐借我藥膏塗抹後,第二天還有微痛著,還好沒有很明顯。

  跟了我幾天的〔飛滋〕(台灣到底叫它做什麼?)終於步向惡化,更痛了,今天痛得連午餐也不想吃,吃也吃不完,話也不想多說,很痛很痛,第一次痛成這樣,以往沒幾天就慢慢收好,不見了的啊!為什麼這一回會變嚴重的?

  小腿洗澡後,一向會有癢癢的感覺,照常看也不看,隨意抓一抓(即R一R),卻抓出血來,損了一點……血流不多,也嚇到了!這…這到底是怎麼了啊!又不秋天,說破皮就破皮,說流血就流血,想怎樣啊!?

  昨天左手戴手錶的地方微痛,看一看,好像不曉得什麼時候撞到吧?(手錶不是廿四小時都戴在手上)沒有放在心上,無名瘀傷又不是什麼新發現。
  今天下午,我發現它變紅了,就是上面說的破皮,既然不是撞到瘀痛,而是破皮的痛,就拿膠布貼一貼啦!很乖啊~
  晚上洗澡時,它變大了,又紅又痛,而且隱隱有黃色的……
  回房間後,跟室友借紅藥水,誰知道沒人有,可以對付它的,就只有碘酒,便借用了!誰叫自己竟然原來沒有準備到損傷類的外傷藥?事實上,外用的藥,只有蚊蟲叮咬及皮膚敏感而已!

  口內,眼角旁,手背,小腿。
  四小傷,兩天內發生,很難不令人在意啊!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