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8都到10月了!我....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5年5月31日 星期二

黑運報告之總結

  錢財短缺之事,不提也罷,匯豐銀行要欺負我也不是第一次,都算了。(提款卡的磁帶壞了,而台北分行不能換…我想講粗口)
  五月窮人效應,想做債仔也不見得有誰擔當得起債主的名銜,與泡麵共生了一星期,五學姐的接濟下,終於可以去參加送舊晚宴。

  這個晚上,完結之後,是黑運的轉型,不是變成好運,或是離我而去,雖然我一直期求著,它就是不走,只是轉型:從外在錢財轉向身體,就這兩天的事而已。

  送舊結束後,回程一路還算平常,到步下車時,不知何故,滑了一級,整個人倒向學姐,眼鏡與臉撞在一起,幸好沒有碎,只覺眼角隱隱作痛。回到房間細看,眼角腫出一條痕,痛痛的,好不可憐。
  學姐借我藥膏塗抹後,第二天還有微痛著,還好沒有很明顯。

  跟了我幾天的〔飛滋〕(台灣到底叫它做什麼?)終於步向惡化,更痛了,今天痛得連午餐也不想吃,吃也吃不完,話也不想多說,很痛很痛,第一次痛成這樣,以往沒幾天就慢慢收好,不見了的啊!為什麼這一回會變嚴重的?

  小腿洗澡後,一向會有癢癢的感覺,照常看也不看,隨意抓一抓(即R一R),卻抓出血來,損了一點……血流不多,也嚇到了!這…這到底是怎麼了啊!又不秋天,說破皮就破皮,說流血就流血,想怎樣啊!?

  昨天左手戴手錶的地方微痛,看一看,好像不曉得什麼時候撞到吧?(手錶不是廿四小時都戴在手上)沒有放在心上,無名瘀傷又不是什麼新發現。
  今天下午,我發現它變紅了,就是上面說的破皮,既然不是撞到瘀痛,而是破皮的痛,就拿膠布貼一貼啦!很乖啊~
  晚上洗澡時,它變大了,又紅又痛,而且隱隱有黃色的……
  回房間後,跟室友借紅藥水,誰知道沒人有,可以對付它的,就只有碘酒,便借用了!誰叫自己竟然原來沒有準備到損傷類的外傷藥?事實上,外用的藥,只有蚊蟲叮咬及皮膚敏感而已!

  口內,眼角旁,手背,小腿。
  四小傷,兩天內發生,很難不令人在意啊!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5月30日 星期一

送舊感想

  今天晚上,是政大港澳會的送舊晚宴,全都是學生而已,沒有拘束,卻見感人,淚水還真不少,大家都是情之所致吧!

  在大四學長姐的話語間,感覺到他們的大學生涯還算不錯,回首說來,聊聊幾句應該也勾起不少人的回憶,那些一起走過的日子啊!

((( 這是政大ROSA家族聚人 ^_^" 大家的眼鏡都有閃光呢~ )))

  大家的感言、謝語,讓我看到一個個青春的精靈跳躍過的彩虹,耀眼動人。身在其中……即使不是大家口中的學弟妹的參與者,也勉強算是其中一員的我,也有一種難名的喜悅,是分享到他們的喜悅與離愁吧?

  身邊有幸福的人,感覺很好,總比人間處處見悲哀好太多。

  那些情感,算是友情吧!
  是我人生中,擁有最多最豐碩的感情,其次是跟弟弟們那些單薄的情誼,應該也是一種手足之情吧,然後,在人與人之間,我還擁有什麼呢?
  親子之情,僅限父母二人的話,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經輸光了。與長輩們的相處,總是不太順利,儒慕過的也有幾位,可惜過於單向,還是無奈。
  愛情可遇不可求,在這裡引用一下別人的名句:「得之,我幸;不得之,我命。」

  友情的種子,我無心插柳下,在驀然回首時,嫣然開出好幾朵花兒,是我六年中學最美好的果實。
  沒有期許過自己會擁有那麼多,實在是被愛的經驗罕有於命中,那一點點愛惜只夠我勸慰自己該知足,卻不夠讓我相信自己會得到那麼多的友愛,我怎麼會是不幸的呢!

  也許,這四年,不能結出像學長姐們那樣豐碩的果樹,還是相信,我可以過得很好很好,即使挫折一定會有,也會過去的,我相信。

(((這張的我有點呆滯...囧??不知道在分什麼神.....同台四位小姐都是很好人的學姐....
往來最密的幾位....唉....她們一起畢業....一起離開我了>////<))))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5月28日 星期六

讀大學的理由

←[[政大文學院在山腰,文院樓前地立著精神堡壘的石塊(?) ]]

  我是個大學生,二年級的學年也近尾聲,現在才來說自己讀大學的理由,好像有點晚。

  不認為做人不能不讀書,也不覺得大學有什麼非讀不可,那一紙文憑於我而言,沒那樣的份量;弟弟們連高中也沒能畢業,又如何?難得他們都快十八歲,還沒步入歧途,我這個當姐姐的,已經很有「老懷安慰」的感慨啦!(成年後的人生是他們自己的,已離開我可以管轄的範疇啦!)

  人的成就,不是以學歷來論斷的。至於該以什麼論,我不知道標準答案,反正成功又不是我所追求的目標,這答案就不重要了。

  記得有好幾個人問過我:為什麼讀大學?
  面對不同的人,加以不同的心情,給予過幾個不同的答案。它們都是真的,所謂不同是指影響力的比重。


  我說:因為我喜歡讀書,喜歡學到知識的感覺。
  以成績或分數作最高標準的人,會以蔑視或嘲笑來回應,似乎這樣的答案很令他不屑。
  其實,有時候會想反問這類人,他們會以為成績不好的學生是為什麼要一路讀到大學?是不想畢業馬上變失業?是因為家人?是因為朋友?是什麼樣的答案才是他們預期的?(小許好奇而已)
  認真問我的人,我會回以這個認真的答案。
  對於學習,我是不夠認真,對於學識,是敬重的,是渴求的。我承認只針對自己有興趣的領域,其他如英文跟商科從中學就是我的死穴,我的好奇心還沒重到無處不在。
  另外,關於分數,只要不太難看,個人是沒什麼眷戀的。


  我說:因為我想享受無壓力的學生生涯,給自己一個悠長假期。
  把讀書視作假期,會不會有點古怪?認識我深一點的朋友,應該會聽這答案。
  過去的學生生活,壓力很大,不是學業壓力,一個不看重分數的學生很難有什麼學業壓力的。是家庭壓力、精神壓力,太在意、太害怕……就是一種壓力,很重很重,無法解脫的精神負擔,自欺又欺得多久?事實天天都在提醒。
  那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有點無聊。簡言之,一直與不快樂同居,所以不只做人做得不快樂,做學生也不夠享受,即使多麼喜愛知識與讀書。
  我希望可以無愁無壓地做做學生,快樂的學生,可以因為喜歡讀書而讀書,而不是為了逃走才讀書。
  四年大學,彌補十二年的中小學,其實很不相稱,如果相稱,再讀夠十二年,把碩士博士都拿到手,又太可怕,人生不短,卻也長不到哪裡去,可以經歷與體現的那麼多,守在學院不適合貪心的我,被鎖了那麼久,休假過後,我期許自己可以去看更多,去感受更深,關於這個世界。


  我說:因為我要逃。
  擺脫那個鎖死快樂(或幸福?)的枷鎖,成了中學時期活著的唯一目的。而讀大學,是一個很美麗的借口,光明正大的離開澳門,離開那個女人,離開那個不知所謂的家。
  沒有人能找到更大的理由留住我,當然,曾害怕過那女人會做出不講理的決定,更可怕的是,我知道自己會聽她說的去做……幸運地,她沒有那樣做,而我也克服與另一個女人同校的挑戰(當成是提早歷練「與豬相處」),於是,我成功飛到台北。
  新生活,有種重生的意味,讓我感動也興奮了一個多月,才慢慢從雲端走下來。
  這一年多,我承認自己快樂,也有幸福來探訪過,這些日子,很美好,過得很快,接下來就是思考如果才能延續到回澳之後及至更久遠。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5月25日 星期三

鬥攰

係今日攰d定聽日攰d呢??

今日,按行程外,途中挫敗細碎,不提。
明日,行程也不差,也是累累的,外加窮爆……明明戶口有米。

9點是美麗老師的西哲呢!捨不得走堂。
12點下課,就要到行政大樓幫手搞搞畢業典禮的道具之類的準備品。
2點要上山,到系辦打工。
5點下山,坐巴士出政大,又係打工。
9點多下班,要幫五更仔問預購進口版的問題。
10點多回到政大,現金短缺下,預見得到:只能回房間吃泡麵。



一天應該就是這樣完結的啦!唉~大家晚安。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5月24日 星期二

明明應該去瞓

  天日考高爾夫球 ....

  明明應該去瞓,但係就係唔想瞓,唔知點解。
  唉~~~~~天日好忙。


  

早晨8點,高爾夫球開始考試,不能遲到。

10點返回學校,要去交暑宿費,三千九,貴啊!  

中午,要離開政大去拿回我的提款卡,然後寄返澳門,要換卡。

下午,打工;晚上,國文小考--即作文而已。

   數數下,並唔係好多野,但係,唉,黑仔的人仔要做咁多野,出狀況的機率太高啦!愁啊!加上尋晚發左個勁噁心核突且血腥疼痛的惡夢,提起都毛管棟!好耐好耐好耐好耐冇發過咁惡的惡夢啦!好難唔比佢嚇親。__。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5月23日 星期一

愛錯,一個又一個

  為什麼總是愛錯了人?我是笨蛋?還是……我的心被詛咒了,只能看上壞人??
  很喜愛青蘋果,那滋味跟期待戀愛的心情很像,所以我愛吃。(後來則是上癮了)
  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只能一直期待?

  第一個,算了,小孩子起步總有失誤,何況其時誤導者眾,傻傻的付出一顆心,交付一段親情,傷得如何也是無奈。
  第二個,怎麼又錯了?是反骨的黑羊基因作祟,才會看上另一名女生?眾人不看好我不管,友人的盲目支援我記得,也感動得有愧。

  ◎●○好恨,我恨,如果我說不恨,亦未免太假啦!誰信?◎●○我不信。

  我恨母親,很恨,她影響著我的大半生,如果我還有十年人生的話,當然,如果我明天就會死,就要改成:她影響了我一生!
  因為她,也因為父親,給予我的那個破敗的家,使我在家族中享受太多太多的【呵護】也帶給我非常非常深的不同陰影:
    我怕吵架,我怕謾罵,我怕權威,我怕暴力。
  是那種近似、疑似病態的那種怕。
  我不知道何時才能從當中解脫,因為我一直在逃避,不願面對,也許就這樣就一生。
  叫我如何不恨?為了這些深重的恨意,主的懷抱也待不下去,當然離棄一個宗教,不會只有一個原因,這裡不談。


  誰說的【有愛就有恨】。
  那個不幸被我愛上的女生,很賤,站在被利用的立場,我不覺得這樣說她有什麼問題,她非常賤。
  我承認自己沒眼光,超沒眼光!
  應該是暗戀與單戀者的怪癖:夢幻式美化心上人。_。她根本不美,五官端正而已,當然,外表從來不在我的愛情觀佔位置,可是,很恐怖,剛開始時,會認為一個美字不足以形容……shit!
  相由心生,不止她本人的心,也關係到看她的人的心吧!情人眼是盲的,我一直相信,只是想不到有一天能見識到之前之後的差異,明明同一個人,同一張臉。
  是所謂的【因誤會而戀上,因了解而放下】吧!!

  沒有很恨她,最少不是因為愛錯而恨,實在是在那份名為愛的幼苗連蓓蕾都還來不及長出,就枯死了!
  那時候,我放手去愛,因為我知道自己輸得起,也明白這個人不會是那個可以一起走下去的人,純粹的、半偶像式的戀慕,預期來得快也去得快,即使她不接受,我也可以全身而退,我很了解自己多幸運,背後有好幾位支持自己的朋友,反正感情付出得不多,再傷也不會怎麼樣,就讓自己率性一下,別把那種心情壓抑,即使可能到最後跟好連朋友也做不下去,也想賭一賭~
  那時候,年輕得很,輸得起,也做好輸的心理準備……
    結果?

  結果!只證實到自己的眼光其差,她不是那種我以為的人,也不是我跟朋友所說的那個她,很陌生的人。
 我不了解她,更不明白她的行為除了是欺負我,恃著我對她的感情而耍我,還能如何解讀。
  那段日子說長不長,說短…一點也不短!青春的日子怎經得起她這樣浪費?
  沒多久,我知道底限來了~愛錯沒什麼好羞恥,不過就是眼光差嘛!錯了,就去改,既然不愛了,就放手,那樣的人算是朋友?那就做普通一點的朋友吧!反正分離的日子在即,我給自己在最後的一年中好好享受友誼,我沒忘記在那些不知所謂的感情的日子中,好友對自己的無力或無奈眼神,我知道她們有人不好說,或許也不知道如何說才讓沉迷中的我聽得進吧?
  然後,那個她,一天比一天讓我看到自己的眼光差到什麼地步,嚇壞自己,嚇到不禁懷疑她跟初識的她,其實不是同一個人。(否則就要換眼了,又或者改成佩服她的演技比較簡單)

  再後來,因為她,我差點放棄自己的生涯規劃:到台灣讀大學。
  因為很不幸,我跟她的孽緣延續下來了!SHIT!XYZ!那時候除了心寒,還是只能心寒,哈,還記得是頭頂與腳尖同時冷到入心的,很難得的經驗,但希望別再來了!拜託!
  我不想為了她而放棄,很不認為她值得我做這樣程度的決定,也是這原因,當初沒看過她的志願表,自己決定好就交上去……是天要懲罰我?還是又一個考驗?
  我告訴自己,就當作是未來出社會的前奏:總會遇到不想與之相處的人事物的嘛,就當她只是一個考驗吧!沒多久,我發現自己又錯了!與豬打交道沒有相像中容易,而且豬輩們一定會抗議我把她跟牠們放在同一層次的!

  最後,以她踏入禁區--我的自尊,我回以【絕交】作結,把孽緣一刀切。

  以上述說的兩個女人,一個抹黑我的快樂童年,帶來灰暗的個性,費了我好多時間去修復;另一個讓感情史慘淡開始,恐嚇著我的看人眼光,雖然幾年後的今天,我已想不起當時的心動,真的彷如隔世,說真的,那些我以為付出的感情算不算是愛,也猶疑起來了。

  希望下一個,別又來壞人了,嗯,我猜這次會慢慢等等,讓別人來愛我好了!去愛,有點累,還是好好享受我的無愁青春比較重要!
  不然就所剩無幾啦!!!!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5月16日 星期一

一些想望

屯積金錢的動機

  一,我想養活自己。



  那個女人很可怕,不想跟她連絡更多,就得養活自己,減少接觸的機會;打工、工讀,都只是開始。

  二,我想畢業後能獨居(馬上)。
    畢業馬上就業,也許不容易,置業就更難……在這些之前,我想先存起一些金錢,以便未找到工作之前,也能獨居一陣子,不用去跟那個女人或那兩個臭小子同居。


  三,我想畢業旅行去巴黎。
    如果屯積金錢的速度可觀的話,我希望可以給自己一次畢業旅行,至於為什麼是巴黎,嗯…這要說起去年夏天的綠島之行,在綠島凝望太平洋時,腦海充斥著巴黎的映像,像是在呼喚我……
    於是,繼綠島後,下一個想去的地方就是巴黎,那又怎可以不努力打工?比起獨居,去一轉巴黎應該更貴吧!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5月15日 星期日

下雨;打工;讀書享樂

  近日都在忙打工的事,回來都累得不想打日記

  雨一直下,一直下,下得人心也煩透了!SHIT!


  近日都在忙打工的事,回來都累得不想打日記,何況打工的事情又沒有什麼好記的說~

  前陣子發現原來自己認識的人,有個打工女王,她很強,強到我完全不敢也不打算問她到底一個月賺多少,不想被嚇倒嘛~

  大二啦!總算深切體現為五斗折腰,幸好還沒到人為財死的地步,呃…算是幸好吧?

  總結本月,打工的時數比上課來得多呢!不過,我不會像某些人把打工視為第一,學業卻是附屬……
  我還是學生,我喜歡當學生的感覺,喜歡在課上學到了些東西的喜悅,喜歡完成一份精彩報告的成就感……雖然,不喜歡的課跟不喜歡的老師一樣多,而討厭的報告令我挫敗,我還是喜歡做學生啦!

  其實,我打工的時間沒有長期持續,可能是我沒耐性的另一表徵吧!嗯,說耐不住比較貼切,同樣的工作及場所,很難長時間留得住我,尤其在熟手以後。

  大一上學期,在圖書館待三個月就受不了了,然後轉到警衛室看校門,寒假結束的那個月,得知公費的伸請批准後,就辭掉啦!打工本來就是為生活費,既然已有保障,何不收手,讓自己好好享受讀書的日子!

  大一升大二的暑假前,我病倒了,癒後馬上考試,試後一星期,感覺應該可以試試打工的啦!就去找囉~結果,累死了,一個星期後,我就放過自己,給自己可憐的身子多享受一下下,誰知道我還能活多久?以後的事,以後再算吧!眼下的快樂比較重要啦~(給病病嚇出的後遺症,享樂主義抬頭)

  大二上學期還在快樂中,沒有去找打工,不過有幫學姐打打字,賺一點點外快;寒假回澳度假回來,公費被削,危機意識抬頭,享樂被拉下台,成為在野黨。(咦,看來政治薰陶下,也感染上不少了嘛!)
  一直只在系辦公室打工,到了四月又找來商學院的工讀,然後五月,也就是今個月,月初找來切圖打字的外快,月中找到書店的打工,於是,大家看到五月一直沒什麼更新,噢~太累了嘛!有空也拿來休息或打字啦!

  誰叫人家有不少想望是要金錢去支持的。唉~


[+] 閱讀全文/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