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8都到10月了!我....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5年4月30日 星期六

(小) 思考[自殺]

如果有人只是因為無聊而自殺.....

  我知道的宗教,對於自殺,都是抱極反對的立場。

  天主的經典說自殺者,不管生前多麼偉大,多麼仁愛,多麼信仰天主……什麼都不管,只要是自殺者,則不得安息,直墮地獄深淵。
  佛教這邊也是,自殺者比殺人魔王於死前放下屠刀更不如……
  有人說,自殺者死後因為罪孽太深,靈魂會不斷日複日重演死亡的經過,直到輪迴再生之日為止,然而自殺者的怨恨向來深重,如果一直放不下,再生之日也許就永不到來。

  我有日想著想著,如果有人自殺,卻沒有怨沒有恨呢?
  如果有人只是因為無聊而自殺呢?他的靈魂又會去到哪裡呢?

我相信有靈魂,偏又不願意信仰哪個宗教,魂歸何處就是個問題。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20日 星期三

灰黑的星期三

[ 好流水帳的日記之一 ]
早晨,大家好。
7點多,幾經辛苦終於起床了!

(真的很辛苦,因為病病又來找我了。。。
8點,去上GOLF體育堂,坐二十分鐘左右的車,到校外的練習場上課。

9點,老師提點已缺席三次,以為要小心囉!哦~天更陰霾了,風又變大,唉,灰黑的星期三

10點,回到學校,馬上跑回房間,簡單查了一查自己的狀況,就馬上出發去看醫生了……
(因為原來今天下午,醫生協會(?)要遊行,診所會停業,要快了。)

11點多,公車到了,找到診所便掛號,等,入內,談,出來,等藥,交錢,走。

12點,吃粥當午餐,然後回學校。
1點多回到房間,吃藥,搽藥。
2點,打工去也,即商學院的智慧資本研究中心。

5點前,都在查資料,掃瞄資料而已,很快又下班了。
5點,下班就去了合作社,買了些東西。
5點半,(上星期六預約的)去看牙醫,洗牙。
6點,回到房間,準備等會兒要考的國文。

6點半,到課室等,沒什麼心機去讀,跟同學仔聊天或看漫畫及唐詩。
7點13分,助教來了,考試。
7點40分,走人,去還漫畫。
8點,買晚餐,回房間吃飯再吃藥,去洗澡,回來看小說漫畫。

10點前睡了。
一日完,哈,又係流水帳。大家晚安。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19日 星期二

原來還有一科

明天考!!
以為已成過去的期中考,竟然還有一科還沒考,我完全忘記了。。。


  國文,大一國文,我要重修下學期,竟然要retake@__@

  很難想像,我竟然真的要重修國文,唉唉唉,飲恨啊!!

  明天晚上考,範圍是二十首五言唐詩,十分非常簡單,不怕,可是煩。

--------------------------------------------------------------------------------

  自己對中文的情意結,看來真的放下了吧?
  其實,那些情意之所以會結下來,外在因素比內在感情更重,放下,再慢慢拾回,排除多一點外在因素吧!
  我希望自己喜歡某事物,是因為喜歡,純粹的喜歡,才喜歡;而非其他。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18日 星期一

流水帳

今日.天晴,無事。

  打工,學校的工讀,平平凡凡,有事做又不會很忙囉!
  天氣更熱了,今天看了constantine喜歡故事架構,更喜歡人物的對話!人物的設定很不錯。

  黃昏吃了一小桶雪糕,非常解熱,哈,還一邊很爽地看戲,爽!

  晚上,還是沒什麼食欲,隨意來個烏龍麵加青菜就算。
  
  夜深,決定不等yebbs再開,另尋網站去看Death Note...ohoh一開場就殺勁多人,一轉眼就四年,夜神月也大學畢業了!2009年啊~



  今天還有另一本漫畫陪我:他與她的事情

  好感動,有馬總一郎終於要跟宮澤雪野結婚啦!睇住佢地識,到相戀,到分歧,到和好,到共同面對人生……>////<真的很感動的!!!

  噢,原來有馬想做刑警,最後,雪野可以去讀醫校,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點是他們的孩子要出生了啊!!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14日 星期四

忙碌的日本

近日有關日本的國際新聞變多,大多都不是好消息,聽了看了也不令人快樂。
  ●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伸請,及中韓的反對以至於美國的不支持……
  ◎歷史教科書通過案中的美化,引發中韓不滿……
  ○獨島與釣魚臺的主權之爭……


  近日有關日本的國際新聞變多,大多都不是好消息,聽了看了也不令人快樂。

  ●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伸請,及中韓的反對以至於美國的不支持……
  ◎歷史教科書通過案中的美化,引發中韓不滿……
  ○獨島與釣魚臺的主權之爭……

  然後是韓國的抗議.遊行.靜坐……然後,中國也追上來,加入反日的行列,最後,今天的港聞:教界發動全港教師聯署反日。
  連香港也加入反日情潮之中了~
  不是說香港不能加入,身為澳門人,自是不會輕忽香港的帶動力,再者,香港崇日者眾,往港的日本人也多,感覺上算是一條底線,越過了就更難回天一樣。

  日本的教科書篡改歷史又不是第一天,新聞也不是第一次報導;演變得那麼大,讓反日情緒蔓延得這麼廣,卻是少見的。
  從韓國激動分子斬手指的新聞花絮式訝異到中國日資公司受破壞,怎能不注視?

  這種浪潮,分明就跟我當年在教科書上看到的五四運動嘛!罷買日貨,仇日……
  好吧,是有點誇張,與現今確是有差別的,當年中日還沒有八年抗戰過後的傷痛,更沒有經歷日本抵死不道歉的惡劣………今時不同往日,世界會變的,可是,中日關係變了多少?有變好嗎?或許吧!

  如果日本願意道歉,或是有一點像德國的歷史救贖的責任感……
  如果中國可以忍受版圖再少一島,或是寬宏到沒有尊嚴……

  可惜,日本人沒有罪惡感,中國太介意尊嚴,歷史又再上演,反日浪潮直追當年五四,也許將過之,然後,戰爭會再臨嗎?

  一個剛起飛的中國,一個不穩定的韓國,一個不安份的日本,再加個不明確的美國……
  會像當年一樣,打起仗來嗎?竟然中東和平也不敵戰火,亞洲和平又能嗎?
  
  世界和平,還只是願望,給人去許的願,可以希冀祈禱卻得不到。

  那就容我自私地奢求:渺小的澳門啊!繼續苟且偷安吧!我會與你同在。(這樣的幸福多麼令人心酸)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13日 星期三

夢中逝

那是一個夢…不,那是幾個夢。
 有許多人,他們…是人…吧?不肯定,也查不到。

〔冷冷冷冷………〕 不用懷疑,是我的鬧鐘。
  睜開半眼,解決它,夢裡的我又醒了,於是要上學的那個我又睡了。

  
〔鈴鈴鈴鈴………〕 不用懷疑,是我的手機。
  睜開半眼,解決它,上學的我又睡了,於是要殺人的那個我起行了。

〔小風小風……〕  不知道是誰叫我?同房的學姐啦!
  睜開半眼,望向她,她說:〔你不上課啦?〕
  我睇下時間,跟她說:〔趕不上啦,它開車出去。〕
  學姐也看看時間,笑說:〔你還有十分鐘!好啦,睡吧!〕
  閉眼……陷內內疚中,為什麼我會在戰場上睡著的?敵人還沒殺退!我瞪向濃霧後的映像,計算下一擊殺向………

  夢。
  夢我,或我夢?不是莊子的年代,而夢裡的真實感比現實來得強,確是不能否認。

  起床,或說夢裡有人逝:時值中午十二時十八分。
  一日從此起?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12日 星期二

考試中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期中考只有一天,也就是今天,早上考知識論,中午考英文,下午中哲報告。

  剛剛考完知識論回來,嗯,題目很簡單,不過答案有點長,所以到十一點才交卷,算是很前了,第五第六個吧?交卷後就閃人,下山去拿書,圖書館預約的書到了。

  回來後,房間有陣異味……他媽哥池!!對面床位竟然食完泡麵就放在地上?妖,仲有一包不知道是什麼食餘物的東東!GOD!!!世上怎會有這樣能忍髒的人類?明明又不是身在什麼第三世界或零條件的地方,她怎可以這樣?分明是塗毒人啊!!!

  等陣還有英文要考,剛剛把背默默了一篇,那二十分應該是穩拿的,然後是生字……半放棄狀態,不可能全背,就看題目有沒有我剛好背到的囉!
  中譯英的部分,幾近完全放棄,它這樣跟叫我再背幾篇文章有差嗎?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11日 星期一

打工讀書???

如果不是讀英文,進程應該很快的,啊!
為什麼一定要讀英文?唔讀英文又唔會死!



  本來帶齊明天要考的書上山,打算到時沒事做就可以溫下書,結果?沒看兩頁就放下了。

  又是英文情意結,這個情未不是一般的感情,算是有不少仇口,誰叫人人都要我讀好英文呢?黑羊個性雖然不明顯,反骨的骨頭藏於身內,也不能忽視啊!

  越是多人勸戒勉勵,越是抗拒,我承認最主要的先河人物是母親大人,抗拒感才那麼歷久不衰;離開她,重生之後好像有點改進,可以接受去看英文雜誌,也不排斥多說幾句英文或多記幾個生字。

  英文也是大學共同必修課之一,亦即不管你是哪系哪路人馬,英文課沒過就沒妄想拿到證書!
  又迫我?哼,六年小學,六年中學我也撐得過來,剛好過關的低空機司,我也算強中手!
  咦?老師,你的熱情太深啦!別理我,我沒有雄心,沒有偉大理想,不是非出人投地不可,更沒有非出國升學不行,英文這回事,就別迫我了~

  這些都是心聲,大一遇到的英文老師非常有熱情,我很訝異,也更怕他,很多時候都逃走了,然後上學期剛好不合格,那下學期就棄修好了。
  打算明年重修,就是鴕鳥政策,問題看不見就不在。多麼可愛!哈,天真得陌生。

  明天其中一科要考的,也是英文,恨透了,這回的英文老師沒什麼熱情,可是很驕傲,不知道他有什麼好傲的。
  這不重要,重點是他分派下來要背的東西,比當年高中有過之呢!啊~太久沒背那麼多生字了,記憶體運作不良啊!好不想讀,看到就想吐,可以不讀嗎?

  不怕三修,你就別讀啊!
  三修?啊,明年還要再跟它相處?別了,放過我吧!

  不想三修,又不想讀下去,可以點?
  但願已經讀了的能夠讓我剛好合格就好行啦!
  不求高分,只求跟英文科作別而已,不貪心吧?唉,我喜歡讀書,但十分討厭考試,尤其是我不喜歡的科目。

  你覺得會有衝突嗎?喜歡讀書又不是說所有的書,沒有衝突啊!又不是完人,總有弱點弱項的啊!


  其實,我現在還在山上打工中,可是沒事要做,加上不想背課文,就上來寫日記囉!(好乖呢!哈哈,我喜歡這論調。)平時,我會帶書上來看的,嗯,系辦公室確是不錯的讀書地點,如果有心機讀的話。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10日 星期日

報告纏身之二

  報告纏身啊!寫了兩天還沒完成,好想哭。
  昨夜睡前,殺掉周敦頤,今天起來,又與邵雍撕殺個他死我活,唉,是的,他人已死啊!所以我活該活受罪。

  周敦頤愛蓮,我也喜荷啊!他是北宋五子之一,我也是羅撤學子之一啊!誰怕誰呀?大不了他比我早死,贏得了什麼?不過一個名字,與怨尤而已。
  哪個學子不怨?不是全部,可有是一定有的。
  怨他太極圖說,尤他通書,都是殺人之作!不過看在大家都屬易經Fans...…原諒他半分吧!

  至於邵雍,名氣不夠響,又只得一部皇極經世書……好啦!不怪你,卻一定恨你!哼,好好的一部易經,你改什麼改呀!五會輸四嗎?
  四時四季是不錯,可是哪有人說四官四行的啊!你沒有眼了嗎?再窮也不能把金忽略掉的啊!討厭你~哼!

  =_=無耐吧?唉,只是剛好我不喜歡邵先生的數式宇宙論而已,他的思想體系其實很完整的,所以他的部份就更難寫了。想死!!仲有張載未搞掂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9日 星期六

報告纏身之一

中國哲學史(二)下學期期中考試以報告形式評分。
題目:分述周敦頤,邵雍,張載的思想……@_@

  GOD! WHY DON'T KILL ME? SO WANNA KILL SOMEONE!!!

  想殺人!可是他們都死了,北宋時期,是思想更新時,好討厭,很討厭,為什麼要那麼關心天地宇宙?
  唉,為什麼就是對中國哲學沒撤?也許是八股文.古文.文言文綜合恐懼症吧!明明沒有很難,就是潛意識覺得自己不會懂,於是,明明眼見其字卻進不了腦袋,那…可以如何消化呢?理智不敵成見,痛苦的人還是我。

  花了一個晚上去殺死周子,還是用原文硬撐,才勉強夠字數……還有兩位更陌生的邵先生及張先生,我還是想死!>”<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8日 星期五

今天有點忙

只是有點而已

  先是午餐,一個便當(即飯盒),吃不完,也許真的是天氣熱了。

  然後,edar說仲未收到信,嗯,上海與台北又發生什麼事啦?雙城寄.信,十日都還未收到,套一句:太差啦!
  
  還有鈴蘭化學報告行蹤不明,陪葬者是平凡男子文件夾,嗯,沒有存貨……唯有叫陳淑芬上場,去郵局馬上寄出。


  最後,是離開文山區,去幫五更風勝達的新專輯,以失敗告終。
  路過金石堂,進去走一走,帶走《台北吃到飽》,明明是連午餐都吃不完的人。
  去吃清粥慰勞一下有點忙的自己,吃得下便再來一碗,吃完就回去。

  一日就這樣到晚上十點,回到校區碰到五號學姐,陪她到操場走一圈,聊一下便回房間。

  夜深就入眠,明天,就去吃到飽吧!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5日 星期二

又吃蛋糕了

  本年度第幾次了?

  今天是春假的第一天,什麼是春假?台灣人的用詞,聽說因為他們不想過中國人的節日,所以不過「清明節」,好古怪的決定。

  另外,不是所有學校都會放春假的,不過今天又算是公眾假期,他們想點?謎。
  昨天,太累,也不開心,今日醒來,就很想吃蛋糕,於是,把找上我關心一番的小唐學姐一起去吃!呵。

  以前,很討厭吃蛋糕,為什麼?嗯,覺得不好吃,太甜太膩,受不了。
  看到就不想吃,管它多美也是這樣說。

  然後,去年初夏吃了第一次「蛋糕吃到飽」,慢慢地,不止接受了,還會偶爾有種很想吃蛋糕的感覺,竟然!

  今天吃了六件蛋糕,很飽,甜是有點太甜,還算是不錯。
  怎會想得到,自己有一天會吃得下那麼多蛋糕?而且是甜的!未來也許還有更多「竟然」跟「想不到」吧?
  像身上能穿上粉紅色及鮮黃色,而沒有想暈倒或死去的念頭……

  (今天算是很不錯了,小唐唐陪我半天,讓我一直說一直說的說個不停,哈,好像有點嚇到她的樣子呢!)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4日 星期一

軟弱的我

原來,我不止不堅強,還軟弱成這樣,一點點小事,


也能讓我哭,讓我看到崩潰原來那麼貼近!




  今天,我很累,是因為昨天去郊遊太開心,在牧場的湖中玩腳踏船,然後又去花田踩腳踏車,一圈又一圈,再加上之前那晚兩點才睡,又七點起來坐電車去桃園,再玩回來又再電車……
  然後,今早九點要去打工,系辦公室的工作量其實不大,可是又是一整天的班,於是,到了晚上很累了,還堅持去張老師的導師宴,因為上學期因為碰上期末考最後一科還沒考,所以沒去;難得老師下學期又再辦,當然要去啦!為了它,我還放棄了跟小唐學姐慶生呢!不過前者應該較輕鬆吧?
  結果?
  我得到報應了!哈,算是活該嗎?我不知道,可是,沒經此劫,又怎麼曉得自己在安逸的日子中,被寵出軟弱來呢?有過的堅強像幻像,也許我根本不曾擁有過,只是回憶的美化效果,我根本不堅強,是個不折不扣的懦夫,活得下來並不是韌性的證據,而是懦弱的事實!
----------------------------
  短短一個小時,我看到崩潰,竟然離我這樣近!
  什麼幸福快樂?不過是自欺欺人,就算它們都是真的,我又真的有那份能耐把幸福握住嗎?一雙手連伸向光明的勇氣也不夠,抖抖抖抖得連自己也不敢看……連看守快樂的能力也沒有,更別談什麼創造幸福快樂的遠景了!
  我算是什麼?
  自以為是,患有妄想症的象牙塔烏龜,躲在龜殼裡騙自己已經打砰象了牙塔!哈!我也很不簡單嘛!騙得了自己,還騙到別人呢!誰會知道我還活在裡面?起碼我不信!
  不相信,它就不是事實了嗎?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別傻了!
-------------------------------
  我遇到了什麼事?沒什麼,不新鮮的小事:又被騙了,再加上又被忽視;都是曾經習慣了的啊!有什麼好沮喪?無聊嘛!
  如果有得選擇,我也不想哭。也許是剛好身子累累的,又剛好太久沒遇上這些狀況,所以,哭到發現事實,根本沒有長大多少,陰影沒有離我太遠,配上一些安逸,剛好夠我打砰堅強的幻象。
  我哭得累了,我的心也累了,累了,真的累了,很累很累,可以給我安息嗎?我願意永遠失去意識,失去一切,我願意啊!給我安息好嗎?真的不求什麼啊,放過我吧!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
  的確是我自找的,如果我不輕易去信相就什麼事都沒有啦!為什麼要去相信呢?每信一次就傷一次,為什麼總學不乖呢?大家說是白的東西就真的是白的嗎?你幾歲人啦!?還信?你還信?你又信!?天啊,你怎麼可以還活到現在?你應該死了的吧?
  ●世界不是這樣的,做人不是這樣的!
  ○我信,因為我信人言是可信的。
  ◎那你就一定會受傷,你以為你還傷得起嗎?

[+] 閱讀全文/Read More...

呻吟

發生什麼事了?我也不清楚。
我哭過,我很累,我在喝酒,我在打字,是呻吟……

  為什麼沒人愛我?為什麼沒有一個胸膛可以讓我倒下去?為什麼沒有一個懷抱可以讓我投靠?為什麼沒有一顆心可以包容我?為什麼不去愛?為什麼羨慕別人?
  為什麼我不是堅強的?為什麼要哭?為什麼沒有自信?為什麼要害怕?為什麼不快樂?為什麼不敢要求?為什麼渴望幸福?為什麼要問為什麼?

    ※我都不知道。不知道。※

為什麼還不睡?因為我還不想睡。
 為什麼還寫?因為我想發洩。

很不想去懷疑一切啊!為什麼只是相信也會受傷?怎麼辦才能不痛?我不想麻痺啊!
●◎○◎●◎○◎●◎●◎○◎●◎○◎●◎○◎●◎○◎●◎○◎●

 我有個不健全的靈魂,因為我有個健全的身體;
  我有個不健全的心靈,因為我有個整全的家族;
   我有個不快樂的童年,因為我有對婚姻失敗的父母。

--這樣算什麼因果關係?它們怎可能是相關的?另外,幾歲了?還在說童年,還在說父母?知不知道「長大」二字怎麼字!?不然,「成年」怎麼解,總曉得了吧?

  人不可能平空而來的,無中生有是魔術,沒有靈魂可以不經歷童年的!
  扭曲而委縮的過去,有可能孕育出健康的心靈嗎?
  你以為「出污泥而不染」是什麼?
  白蓮啊!那是天生的,並不是我努力就能推翻的事實!遺傳是什麼?魔咒,詛咒著我付出的所有,諷刺我的盼望--惡魔生的孩子,在光明中只有焚身燒心,不可能會是開心愉悅!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5年4月3日 星期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去世了

  梵諦岡.天主教教宗帶領的實權領地,一個國家,全世界最小的國家;十億人的想望。

  就讀天主教學校,對這個教派的認識,是悠久的,自是及不上教會對教育的貢獻悠久!
  教宗的照片,他的模樣與名字,都是熟悉的,明明沒有信仰,但沒有人會討厭仁慈的人,最少我做不到。

  神愛世人,曾經深信過,在基督的愛內,以為找到永恆的安心之所,結果,一部聖經,幾部福音,就殺死了信心,可見小孩子的信仰多麼脆弱。
  如果我沒有接受過任何錯待,如果我生於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如果讓我的信心再堅強一點之後,才遇上那些聖經故事,也許,我還在被愛、被守護著吧?
  可惜,如果都沒有實現,教會留不住我,我離棄了愛的大家庭,成為了無信仰之徙。

  教宗去世了,又是四月,兩年前的四月,哥哥張國榮給我開的玩笑很大:自殺,多不配他的名詞,卻是事實,很黑的幽默。

  若望保祿二世,任教宗二十多年,在我出生前就當選了。
  是的,是當選,教宗是被挑選出來的,誰選?天主嗎?別傻了,祂哪可能那麼閒呀!選者是一百二十位樞機主教,候選者是四十萬主教與神父們,當然,這些都是二千零五年的數據。
  我被嚇到了,多麼陌生又看似不可能的比例數據啊!如果說是四十萬選者與一百二十位候選者,我還能想像,最少比較接近我所熟悉的塵世。教廷又豈會被攻利實用行先的俗例所宥?他們不急於馬上選出,多番輪選,耗時以年計亦是慣例。
  天主教會的教徒的信仰重心依然是主啊!幾年沒有教宗,對信心的影響應該不大才對,更讓教會憂心的是惡魔崇拜以次文化身份在世界流行吧?   

  全球廣意教徒有十億人,人口總數的六分一!多麼龐大的數字!梵諦岡真的是最小的國家?天主的子民是沒有國界的。只要你信。
  我不信,但我喜歡有愛心的人,我認識的天主教徒,不管我信不信也都關心我,這份窩心,讓我對天主教會偏心,喜歡它,所以我熟悉的教宗離世了,明明享年八十四,算是笑喪還是會失落,嗯,我願意祝福他,願他往生之路順風。

[+] 閱讀全文/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