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4年10月12日 星期二

是日涼冷

星期六,是日涼冷了些(事,也多了些)

  是日又是早上8點鐘有課,是中憲,全名忘了,什麼中山學說什麼憲法之類的,反正就是關於政制天治的課啦!說真的,我個人對此實在沒什麼興趣,是被迫上的,唉,又是那種沒修完就不能畢業的東西。

  到底是誰告訴我,大學是去學自己想要學的東西的地方?又一次無地地體會何謂被騙,當然你可以說是謠言不可盡信。(之前那種深深不甘心,在日子與事實的催化,只剩無力了,唉,當然,無奈更貼切。)

  因為沒收到糖糖的電話,決定放縱自己一下下,所以就睡到9點多才起來,去上自己蠻喜歡的知識論囉~ 
            呵~

  我任性,但我喜歡。
  而下午是不可任性的中哲,沒錯,現在是天台宗的世界,是我完全無心的佛家大智慧,唉,多次報告的感言都是說不懂,不明,不了解之後,終於被老師拿出來說:這是正常的。
  可是因為全班只有兩人那樣直接的說不懂,所以囉,感覺上還是給他有夠糗皮的說。

  有空把它弄明白一點吧!(是日,還有更任性的事,在黃昏後,讓我另起新篇說吧!)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