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4年7月7日 星期三

杯麵.藥.粥.藥

  今日月經來了,是凌晨來的,唉,沒什麼,只是讓痛楚一點點蠶食下身,磨蝕理志,直到昏睡下去……
  來了之後,沒有馬上睡,一來不想睡,二來睡不著,三來不想才剛來就像垂死的半死人在床上輾轉,於是在痛楚一點點侵來的同時,寫了些不負責任的文字,可是很爽,我喜歡這樣的任性。

  任性…那任性的孩子,連絡不上了,她讓我產生一種不該來台灣的幻覺,這孩子,總是讓人擔心,她要什麼時候才長大啊!?

  也許這一點點的擔心也有影響吧?終於在陽光快來時,倒在床上了,實在不想向藥物投降,睡前掙扎了一會兒,心想還沒有很痛,好好睡一覺,起來應該不痛了吧?
  事實證明我又錯了,痛開始了,哪會輕易停止呢?

  起來時,已經是十幾小時之後了,簡單快速的吃了杯麵,馬上吃藥,再休養生息,聽聽歌,收收郵件,閉一閉目,就快要七時了,又要吃晚餐了,因為好想吃粥,好想好想,於是打了個電話給千歲,在粥粥附近的學姐,問問她要不要一起吃,她竟然也才剛起來……
  更好衣,出門,坐車,到了,見了,去粥店,人不多,點了,聊天,粥到了,吃著談著,痛痛遠了,還是要吃藥,不那麼痛,不代表下半身就還給我了,思考力還是處於低谷。

  回來,上網,聽歌,是一個沒有去圖書館的日子,明天補回吧!
  希望明天會更好一點,剛剛看到魔法袍,好想要。
  感謝上海的鈴蘭。yeah!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

PS:其實……人家有獨立的留言版哦!有事沒事也可以去聊聊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