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4年6月11日 星期五

我病了,也好了。


短短的說說。
6月2晚,十一時許上床。
6月3凌晨,二時許很不適,努力下床,全程的慢動作,皆因手軟腳軟與暈眩。
      ((嘔吐嘔吐嘔吐+發冷發冷+暈眩+無力=吃點餅+吃藥。))
      三時許一切歸寧,再睡。
6月3日早,九時許再度不適起來,來不及下床,就嘔吐嘔吐嘔吐,一短褲壯烈成仁。馬上去看醫生,醫生說:你嘔就不能給你藥,去醫院吧!進院,檢查,打點滴(即吊針),照x光,照超聲波,檢查,上樓,吃藥,開始限水禁食。

6月4日,禁水禁食也禁藥,一切醫療就靠那些點滴(即吊針與針)。真是特別的慶祝節目,我敢說,以後抗議任何事,我都不選擇絕食。
6月5日,不再昏睡,可以說話,但累。
6月6日,有點精神。
6月7日,很精神,覺得住院很無聊,把一向不看的白八卦雜誌由頭看完,明明是去年的舊東西。

6月8日中午,終於可以跟點滴(吊針)說再見,噢,不再見,永別了!然後喝水,下樓找髮廊洗頭,一個連自己也不敢碰的死人頭@_@

6月9日,可以吃東西,繼續觀察。
6月10日,終於出院,自由的空氣…還是太多車,不夠美好=_=?
6月11日,來寫日記。


    好開心,病病有人來探望;不開心,病病有人打電話轟炸。
    朋友仔遠道而來,很驚喜,也驚嚇;許多朋友的探望,是開心的。
    怕了,我深深體會到,內傷比外傷可怕千百倍了,那些點滴把我手廢掉時,更明白有手不能用而且極痛的感覺,是想死想死和很想死的。
    左手廢了,右手在打點滴,又不能亂動,萬一在左手復完前又腫起,我可生不出第三隻手來打點滴!然後同時,肚又絞痛,想按撫一下也沒手,然後智慧齒又選在這時發作,感覺是很想死很想死和非常想死的。

    活著,不只是要心快樂,身子也是,不然還是會想死的。
    這就是我這八天得來的結論,是的,我以後會乖乖的,雖然醫生說大腸炎是不能預防的,我還是決定要當個健康寶寶,讓快樂全然貫徹在我身上。


(PS:圖圖是6月5探病的朋友拍的,她送我花,想不到人生第一次收花,竟然是大腸炎帶來的>_<呃,謝謝送花花的各位朋友仔,沒錯,我共收到三束花花,圖中是其一)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