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4年5月28日 星期五

絕交日記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七日,陰,有淚。

  去年十月已經很兇地罵了我一次,用詞很狠:沒修養!
  那時加上其他因素,我哭了兩個多小時,真的哭成淚人,加上天雨,那次算是我成年後最淒涼的一天了!
  我的個性是不擅吵架,不擅罵人……於是明明被欺負,明明不是自己的錯,可是到最後哭的人一定是我!噢!別要責怪我了~我也不想的。

  這麼多年來,被罵的經驗也挺豐富的,最難聽的也只是:爛泥、沒家教……從沒有人說過我沒修養!我小學時,老師說學校教我們的不只是知識,更是要培育我們的品行修養,做好一個人。中學時,校長說我們都是很有氣質的,已經不只是修養那麼簡單了。

  而她,憑什麼指責我呢?更何況是那麼兇狠地!?天下間只有老師給的訓話是可以理解的,而要我甘心無言忍受兇狠指責,也只有三個女人做得到:一個是我媽,一個是我媽的媽媽,最後一個是我父的媽媽;而她,一個也不是!充其量勉強叫做朋友,好吧,就算是好朋友,或超好朋友,甚至於生死之交,我也不認為她有資格兇我,尤其是我沒有做了什麼大奸大惡的事,就因為我的言行不合她意,我就是沒有修養的人?當然,我不會忘記她更早之前,就一再強調我是個無禮之徒;在她的標準下,我可真的爛泥呢!

  我在意過誰的標準?甚至為她們改變自己?有的,上述的那三個女人。為什麼是她們呢?因為她們會打我,會餓我,會罵我,更會警告我:若不變乖,就丟出去當垃圾!

  對此,我承認她們蠻成功的,君不見我沒有誤入歧途嗎?還按她們所言,乖乖的讀完高中,再升大學呢!

  今天讓我哭的,其實不是這個惡形惡相的同班同學,她只是又燃起陳舊的回憶,被鄙視得比爛泥更不如的日子啊!就是所謂的陰影了,我果然一如想像中的脆弱,沒有進步多少。

  好,話說回頭。
  我不認為除了那三個帶養過我的女人,還有誰有資格兇我,指責我,苛求我!

  她強調我沒禮貌的日子,我是不快樂的,因為那時候,我以為這個人會成為我很要好的朋友,想不到她竟然如此不認同我的行為,真可惜。我並沒有打算為她的不認同改變自己,我很認同自己的言行,我又沒有傷害到誰,只是不想脫帽而已,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什麼大場合,在場人士都是同輩朋友,我又何必拘泥?她那麼在意,大不了我以後都不去她家,有什麼所謂?

  別人的不認同,並不陌生,我的存在本來就不被認同,那三個女人從小就訓練我,讓我深深體會什麼叫做不認同,她們給我的批判才厲害呢!她們的語言暴力,我深信我這一輩子也學不來……

  今天這位,說真的,她真的沒有資格。是的,我對身份資格,有著深深的執著。
  我從來不認同【為你好】是一個干擾別人,批判別人,傷害別人的好理由。又除非,她是我媽。嗯,看來我對我媽也不錯嘛~
  唉,騙自己,我媽從來沒有干擾過我什麼,她根本不想理我,更何況什麼為我好!?她恐怕想也沒想過。

  我決定了,跟她絕交,列入永久拒絕往來戶。

  也許幼稚,但我需要自保,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要求自己再面對更多的批評,我不是名人,更不是政要,我的幼稚不需要跟誰交代,既然她一心認定我沒禮貌,沒修養,失敗,不懂做人……那就隨她吧!從那一刻起,她什麼都不再是了,那她想什麼都不再重要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我從不要求別人安照我的尺度做人做事,因為我受夠跟隨別人的規範而過的生活了!我拒絕任何的人身攻擊,即使她說是為我好。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