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8都到10月了!我....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4年5月31日 星期一

暴風雨後病病

  早上成功起來,上課,感慨。
  下課,去計中參加說明會,學顧。聽起來很有趣,難怪那麼多人。想一下,日子可能不合呢!跟綠島工讀撞在一起,嗯,若然過了面試,總要放棄一方,當然啦~綠島也不見得會要我。
  吃午餐,有點想噁。回去上了一下下網,開了BT,去上課。天下起雨,才離開一舍的門,紅鞋已經發出警報,於是馬上回頭換鞋,露趾的。
  再出門,雷響不停,風橫雨狂,好可怕!停在車站,打電話報警,正呼喊得最盛時,車來了,車上有同組組員,想死,唉~

  會晤開始,想殺人,好了,完了,進教室,它冷氣全開,我卻濕了三分二……一堂之後,我死了,逃離現場,蹺課。
  回去,肚瀉,暈暈,上床,下來已七時許。
  吃飯餐,再上網,才吃藥。

  恭喜,一日完了。

<<知道什麼叫流水帳了沒?>>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30日 星期日

頹頹的一天

  晴,睡死人.BT。

  昨夜到清晨也沒有睡,就是為了不讓BT流量過大,重蹈之前被鎖卡的舊路,結果八點才上床,累死了!然後,睡死了。。。
  下午…呃,是黃昏六時許,才勉強起來……這人啊!天也黑了。
  現在一點幾,明早打算上堂,也是八點,天啊!真是挑戰!好吧,來看看誰是強者!
  BT的成就是:戀風09.海賊王193.史力加2。
  嘩哈哈哈~~好開心的睡死,而明天下午要與組員會合,想死!>__<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29日 星期六

03:59~04:09

  有陽光,不晴,悶熱。
  今天很平淡,沒什麼事,下午一時起來,洗個澡,吃了小順子的雞腿飯,七十元,還有橙汁。

  下午好像也沒做了些什麼,看完了【花呆】。。。感覺一般,幸好沒有買,是于晴老了,還是我變挑剔了呢?不知道,也許是天氣問題。

  然後,上網看看自己的新聞台,收收信,沒什麼大事就開始寫報告,到七點多,打了兩頁的Word己有二千多字,而老師要求五頁!天啊~可以寫的也差不多打好了,大不了再來個一頁多,嗯,唯有每段落來一個空行來補救一下……

  點知!陳綺行教我1.5行距的調整,這個不是預設的,所以一下子多了一頁多,那剩下的就不是煩惱了,呵呵,感覺真好,所以就放下,好好的跟網上的人仔聊一聊!
  五更同蘭才剛聊,就要去丟垃圾,真討厭!>_<
  然後就一直頹在網上了……沒什麼大作為。

  要說,是再晚一點殺了幾隻蟲子吧?我也不想的,它們迫我的,誰教它們抖膽嚇我?一個嚇到,倒瀉水,還沾濕我的【劍橋哲學詞典】!找死!既然如此,那我就送它們一程好了!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28日 星期五

絕交日記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七日,陰,有淚。

  去年十月已經很兇地罵了我一次,用詞很狠:沒修養!
  那時加上其他因素,我哭了兩個多小時,真的哭成淚人,加上天雨,那次算是我成年後最淒涼的一天了!
  我的個性是不擅吵架,不擅罵人……於是明明被欺負,明明不是自己的錯,可是到最後哭的人一定是我!噢!別要責怪我了~我也不想的。

  這麼多年來,被罵的經驗也挺豐富的,最難聽的也只是:爛泥、沒家教……從沒有人說過我沒修養!我小學時,老師說學校教我們的不只是知識,更是要培育我們的品行修養,做好一個人。中學時,校長說我們都是很有氣質的,已經不只是修養那麼簡單了。

  而她,憑什麼指責我呢?更何況是那麼兇狠地!?天下間只有老師給的訓話是可以理解的,而要我甘心無言忍受兇狠指責,也只有三個女人做得到:一個是我媽,一個是我媽的媽媽,最後一個是我父的媽媽;而她,一個也不是!充其量勉強叫做朋友,好吧,就算是好朋友,或超好朋友,甚至於生死之交,我也不認為她有資格兇我,尤其是我沒有做了什麼大奸大惡的事,就因為我的言行不合她意,我就是沒有修養的人?當然,我不會忘記她更早之前,就一再強調我是個無禮之徒;在她的標準下,我可真的爛泥呢!

  我在意過誰的標準?甚至為她們改變自己?有的,上述的那三個女人。為什麼是她們呢?因為她們會打我,會餓我,會罵我,更會警告我:若不變乖,就丟出去當垃圾!

  對此,我承認她們蠻成功的,君不見我沒有誤入歧途嗎?還按她們所言,乖乖的讀完高中,再升大學呢!

  今天讓我哭的,其實不是這個惡形惡相的同班同學,她只是又燃起陳舊的回憶,被鄙視得比爛泥更不如的日子啊!就是所謂的陰影了,我果然一如想像中的脆弱,沒有進步多少。

  好,話說回頭。
  我不認為除了那三個帶養過我的女人,還有誰有資格兇我,指責我,苛求我!

  她強調我沒禮貌的日子,我是不快樂的,因為那時候,我以為這個人會成為我很要好的朋友,想不到她竟然如此不認同我的行為,真可惜。我並沒有打算為她的不認同改變自己,我很認同自己的言行,我又沒有傷害到誰,只是不想脫帽而已,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什麼大場合,在場人士都是同輩朋友,我又何必拘泥?她那麼在意,大不了我以後都不去她家,有什麼所謂?

  別人的不認同,並不陌生,我的存在本來就不被認同,那三個女人從小就訓練我,讓我深深體會什麼叫做不認同,她們給我的批判才厲害呢!她們的語言暴力,我深信我這一輩子也學不來……

  今天這位,說真的,她真的沒有資格。是的,我對身份資格,有著深深的執著。
  我從來不認同【為你好】是一個干擾別人,批判別人,傷害別人的好理由。又除非,她是我媽。嗯,看來我對我媽也不錯嘛~
  唉,騙自己,我媽從來沒有干擾過我什麼,她根本不想理我,更何況什麼為我好!?她恐怕想也沒想過。

  我決定了,跟她絕交,列入永久拒絕往來戶。

  也許幼稚,但我需要自保,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要求自己再面對更多的批評,我不是名人,更不是政要,我的幼稚不需要跟誰交代,既然她一心認定我沒禮貌,沒修養,失敗,不懂做人……那就隨她吧!從那一刻起,她什麼都不再是了,那她想什麼都不再重要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我從不要求別人安照我的尺度做人做事,因為我受夠跟隨別人的規範而過的生活了!我拒絕任何的人身攻擊,即使她說是為我好。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27日 星期四

被欺負得哭了

這樣的人算是朋友嗎?                             
值得來往嗎!?

  去年十月已經很兇地罵了我一次,用詞很狠:沒修養!

  那時加上其他因素,我哭了兩個多小時,哭得成淚人,加上天雨,那攻算是我成年後最淒涼的一天了!

  我的個性是不擅吵架,不擅罵人……於是明明被欺負,明明不是自己的錯,可是到最後哭的人一定是我!噢!別要責怪我了~我也不想的。

  這麼多年來,被罵的經驗也挺豐富的,最難聽的也只是:爛泥、沒家教……從沒有人說過我沒修養!我小學時,老師說學校教我們的不只是知識,更是要培育我們的品行修養,做好一個人。中學時,校長說我們都是很有氣質的,已經不只是修養那麼簡單了。

  而她,憑什麼指責我呢?更何況是那麼兇狠地!?天下間只有老師給的訓話是可以理解的,而要我甘心無言忍受兇狠指責,也只有三個女人做得到:一個是我媽,一個是我媽的媽媽,最後一個是我父的媽媽;而她,一個也不是!充其量勉強叫做朋友,好吧,就算是好朋友,或超好朋友,甚至於生死之交,我也不認為她有資格兇我,尤其是我沒有做了什麼大奸大惡的事,就因為我的言行不合她意,我就是沒有修養的人?當然,我不會忘記她更早之前,就一再強調我是個無禮之徒;在她的標準下,我可真的爛泥呢!

  我在意過誰的標準?甚至為她們改變自己?有的,上述的那三個女人。為什麼是她們呢?因為她們會打我,會餓我,會罵我,更會警告我:若不變乖,就丟出去當垃圾!

  對此,我承認她們蠻成功的,君不見我沒有誤入歧途嗎?還按她們所言,乖乖的讀完高中,再升大學呢!

  今天讓我哭的,其實不是這個惡形惡相的同班同學,她只是又燃起陳舊的回憶,被鄙視得比爛泥更不如的日子啊!就是所謂的陰影了,我果然一如想像中的脆弱,沒有進步多少。

  好,話說回頭。我不認為除了那三個帶養過我的女人,還有誰有資格兇我,指責我,苛求我!

  她強調我沒禮貌的日子,我是不快樂的,因為那時候,我以為這個人會成為我很要好的朋友,想不到她竟然如此不認同我的行為,真可惜。我並沒有打算為她的不認同改變自己,我很認同自己的言行,我又沒有傷害到誰,只是不想脫帽而已,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什麼大場合,在場人士都是同輩朋友,我又何必拘泥?她那麼在意,大不了我以後都不去她家,有什麼所謂?

  別人的不認同,並不陌生,我的存在本來就不被認同,那三個女人從小就訓練我,讓我深深體會什麼叫做不認同,她們給我的批判才厲害呢!她們的語言暴力,我深信我這一輩子也學不來……

  今天這位,說真的,她真的沒有資格。是的,我對身份資格,有著深深的執著。

  我從來不認同【為你好】是一個干擾別人,批判別人,傷害別人的好理由。又除非,她是我媽。嗯,看來我對我媽也不錯嘛~

  唉,騙自己,我媽從來沒有干擾過我什麼,她根本不想理我,更何況什麼為我好!?她恐怕想也沒想過。

  我決定了,跟她絕交,列入永久拒絕往來戶。

  也許幼稚,但我需要自保,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要求自己再面對更多的批評,我不是明人,更不是政要,我的幼稚不需要跟誰交代,既然她一心認定我沒禮貌,沒修養,失敗,不懂做人……那就隨她吧!從那一刻起,她什麼都不再是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我從不要求別人安照我的尺度做人做事,因為我受夠跟隨別人的規範而過的生活了!我拒絕任何的人身攻擊,即使她說是為我好。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22日 星期六

天使



  天使,是傳說,也是童話,更是信仰。
  ((然而,天朝大國的使者,也是天使,這是不再存在的琉球國的舊習,正如所謂的天朝大國也失去了驕傲的羽翼。))
  
  天使若來自天國,我肯定不會隨她而去,我厭惡天國。
  天使的形象很美麗,就像大家對天國的傳頌一樣,美得聖潔;那為什麼總有離開天國的天使呢?

  墜天使,為什麼要離開光明呢?天國也有蛇嗎?難道他們離開就是去尋找那蛇兒?噢,永遠無解的問號。


  會說起天使,不只是因為剛好有美美的天使圖,更因為又碰到熱情的基督徒。他們的熱忱,是沒有地區差異的,好像地球村是為他們而設的樣子。
  信仰堅定的人們啊!我是羨慕的。
  對這宗教的認識也不少,聖經可是小時候的讀物之一呢!然而,就像其他知識,知道了反而害怕,反而厭惡。
  要舉例嗎?一個起兩個止好了。

  一,知道了父母原來是最疼孩子的人物,然後,我的父母對自己的厭惡就會被我認為是不對的,對他們自然會討厭。
  二,知道了天主也是會殺無辜者的,然後,自然會害怕。

  我比誰都了解自己,不知道是幸或不幸。重要的是,我知道我一定要快樂。

  既然無法喜歡討厭自己的人,就離開他們吧!世上沒有一個人會因為沒有了另一個人而活不下去的。
  既然害怕殺人者,就離開祂的愛吧!反正比地獄更像地獄的地方也能活過來,地獄有什麼可怕呢?天堂才更可怕呢!

  當然,以上言論也是很可怕的,千萬別有人能證明天堂地獄的存在,個人對死後還有別的世界感到無限恐懼。
  真心話,存在不是什麼非常美好的事情,不快樂跟煩惱總比快樂來得多;我不敢否認有過的美好時光,只是,大家也不能否決我遇見過的地獄般的世界……

  我是相信童話的人,我也喜歡美麗的事物,自然喜歡美麗的天使,至於天堂嘛!還是不想去看,我喜歡地球,我喜歡人間,如果人類的污染可以從未出現過當然更好……

  我喜歡自己能說出許許多多喜歡的事物,雖則我還是有許許多多討厭的事物,最少,還有美好的一面,而不是全灰色,我相信這是好事。

  我對很多事情的信心都很不足,但對自己的了解,卻自信得令人汗顏!
  呵呵,我欣賞得羨慕有信仰的人,可不代表我做得來,我明白自己不是那樣的人,因為,我試過,所以,我明白,那不適合我,我做不來的。

  我放過自己,讓天使回到天國;
  等待墜天使的發現,也許,我就是那條愛誘惑的蛇。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15日 星期六

月,忘不了的光

月亮比我善變,抬頭不一定找到她
如果他有心,一定找得到我

記得童謠:
天空不見月亮 月亮躲於高牆
也許羞愧比不上晚燈光

燈光照料下成長的我
害怕黑暗
害怕孤獨
害怕寂靜
害怕無人
害怕害怕

害怕我自己
這是個進步的世紀
於是
傷害了藍色的星星
停滯了對月亮的仰慕與依賴
軟弱了孩子的心性
帶來了所謂的進步
讓每個不安的靈魂不敢去付出真心
不敢去尋找一生註定的良人
只敢等待

望著變幻的月
幻想每一個可能出現的面孔
記不起誰傷過的許許多多
滿眼的月光,霓虹比不上
那是幸福啊!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11日 星期二

了個沒完沒了

我變心了
愛過的人都不再留戀了

我變大了
再自稱孩子太做作了

我變壞了
開始懂得陷害斗膽欺負我的人了

我變硬了
爛好人的軟心腸永別了

我變毒了
批評壞人的用詞跟給她的詛咒越來越可怕了

我變瘋了
實在是與快樂共生太久了

我說過了
要努力一直快活逍遙下去了

我想過了
也許是我還沒好好的愛過,曾經有過的少女情懷,好可能只是幻覺,大家都知道我的想像力有多強的嘛!

我承認了
終於要承認我錯了
誰叫當初的主角還在身邊,而且越來越自私自利,自大自戀,自甘墮落之餘還自以為是,看不起人,口出惡言,不理他人感受……總言之,就是看得越多,就越明白一個女孩子的想像力有多厲害,說真的,今天看來,我很佩服自己當年有法子把這樣的一個爛人神化到那樣的境地,太偉大了,果然是盲的了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9日 星期日

美好人生

  美好人生,多麼動聽的詞,我要為我自己的人生加上美好的前題,實在是我受夠苦了。
  我明白生我養我的人也有功勞,沒有他們,我沒有什麼人生可言,更別說什麼美好不美好,而然活著並未帶給我多少喜樂,我不能迫自己感謝他們,如果要我為著擁有過的快樂和溫暖而向他們道謝的話,那由他們加諸於我的痛苦、淚水與冰冷,是不是也該有人來向我道歉?既然沒有人道歉,也就別妄想我道謝,這是我的公平,你可以不認同沒關係。
  
  有朋友很偏激,她說她不能選擇何時出生,在哪出生,最少她可以選擇何時死,在哪裡死,甚至如何死。她說生活沒有什麼可以由她控制,最少死亡可以由她掌控。
  我說她笨,因為她把這些寫在日記上,被她媽媽看到了,痛罵了一場。我可以理解她的私人空間被侵犯的屈辱感,但我應該不可能明白得更深切,實在是沒有人關心我到那個地步,而我更沒有什麼祕密可以讓誰看到。
  她的想法我明白也認同,只是我比她不甘心。她最少感受到她媽媽的疼愛,雖然她常常說很煩人,但她自己也明白,她媽媽是寵她的,只是不放心而已。認識我,她連說不幸也不能,也挺可憐的。

  我不甘心就這樣認輸,忍受了那麼多不公平,裝乖巧說著完美的善意謊言,為著不餓,為著存活,已經付出那麼多,在我還沒有享受夠可抵銷的快樂之前就離場,豈不輸太多了?
  我不甘心,很不甘心!
  
  如此的信念,伴我走過很長的歲月,見證我享用人生這席盛宴,短短二十年,我嘗過愛恨情仇,悲歡離合,雖然沒有生離死別,雖然還不算戀生怕死,最少我終於活到覺得甘心的日子了。
  今天的我,要我死也甘心了。
  脫離那個不算家的家,獨自在異鄉生活了七個多月,生活中盡是輕快,幸福得令我想掉淚。這樣就夠了,很夠了。
  
  我放棄掌控自己的生死,那樣的權柄太沉重了,我寧可選擇掌控我的心情,快樂與悲傷都可以盡情的一瀉千里,不用壓抑,是多麼的舒暢!
  在我而言,這樣的日子已經很美好了,我想再過下去,活著不再累人的感覺很美好,好喜歡這樣的感受,很難想像要我回到過去,過去沒有什麼時候是快樂的,除非是四歲之前的無知歲月,才可以與之匹敵。
  
  美好的人生,還是會遇上衛道之士,他們也許會說我有機會遇上這樣幸福的生活,要感謝生我養我的人。那我會跟他們說,等我快樂的日子終於等於我從他們身上得到的痛苦日子等長的時候再說吧!
  然而,到了那天,我真的會感謝嗎?不,我覺得不會。
  不是我又說謊,我戒了說謊好長日子了。只是訴說著不可能而已,一生人沒有多少日子是可以對量比較的,孩提時的無知與孩童時的幼稚不對等,灰暗童年慘綠少年更不對等,那今天的得意青春與明日的寫意中年又怎能跟前半生相比呢?日子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只能回憶不能計量的,更何況一較長短!
  作為父母,他們錯過了可以發揮表現的歲月,而光陰不再,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回不了頭的,是他們放棄自己的權利,又憑什麼要我盡子女的義務?別傻了。
  
  也許有人會說只是希望我心懷感激,並非要我盡些什麼義務。那我會說,今天的我沒有一顆憤世嫉俗的心已經夠難得了!再貪心,小心遭天遺啊!

  當然,現實生活中沒有幾個笨蛋會這樣要求我,於是美好的生活一直就這樣延續著。。。。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4年5月7日 星期五

兩個淚的母親節


  


  母親節。  

  是讓做人子女的借著這日子,去做做些什麼,為著那平常日子最常忘記感謝的那位偉大女性——母親。

  小學時,學校是這樣教的,沒有錯,我沒記錯,且印象深刻,為什麼深刻?
  人對事情深刻的原因很多,其一就是受騙,上當吃過虧的,大都會讓人印象深受,會輕易上當的日子很久遠了。在母親節發生過的事情,其實不多,卻夠我記恨到今天。
  
  小學二年級,學校勞作課,要我們做心意卡。評分後,回家要送給媽媽,還要說:謝謝媽媽!那時候,我的貼心思緒來了,覺得只說一句太少,要再加上一首【世上只有媽媽】,唱給她聽,才感動呢!呵呵,媽媽一定會很開心。

  小學三年級,學校要我們做紙康乃馨,可是母親節都到了,老師還沒有評分完,紙花明顯是來及在那天送給媽媽了,怎麼辦好呢?好,就送真的康乃馨吧!收到真花,媽媽應該更高興的,於是就拿存起的小錢去買了兩朵回來,是黃色的,同學說黃色康乃馨花語是感恩的愛。

  沒有四年級的事情,因為這兩年的經驗,血淋淋的經驗,讓我明白,母親節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慶祝的,最少我沒那福份,更沒勇氣再為這節日,去做些什麼了。當然,更是因為我無法去寬恕。

  好,回到過去,大家能猜到母親節裡看到女兒以上那些舉動的母親的反應是怎麼樣的嗎?我當年事前猜來猜去也想不到這樣的結果,呵,世事果然不能預測。


  二年級的心意卡,回家拿出來,說在學校做的,要送給媽媽……
  接下來是罵,罵罵罵,罵罵罵……
  罵多久了?沒計算,感覺上大約有一年那麼久。
  罵些什麼呢?不太記得內容,罵蠻多的,有一句大意是指我的卡有夠醜的。
  好,流著淚決定,以後都不畫東西給她!
  至於那首世上只有媽媽好呢?當然不會唱,她連卡也想不收,歌又怎會想聽呢!別傻了。何況,我還一臉的淚,唱得出來才有鬼。

  三年級的康乃馨,買回來了,才說有花要送她,她看也不看一眼就開罵,罵罵罵,大約十多分鐘後,我拿著花蹲在陽台一角,抽搐著,流著淚,咒罵自己的不死心。
  第二天,花花還在開,媽媽就說它們太礙事,罵我怎麼還沒掉丟。我看著放在陽台一角的兩朵花,它們能有多礙事?礙眼才是吧!而在她看來最礙的,恐怕要算是我了。
  拿花下樓,慢慢滴下些許淚,親手丟棄在垃圾桶內,也把未來每一個母親節可能送給她的花,一起掉丟,我跟自己起誓,她永遠不會再收到我送的任何花!

  從此以後,不管學校有任何有關的母親節課業,都留在學校,或撕或毀,反正就是再沒有到過我母親的手。

  日子又過了許久,我也成了中學二年級生了,兩個弟弟也小學五年級了。
  這年,母親節前夕的晚餐,媽媽說起朋友家的孩子,給自己的媽媽做了份怎麼樣有心思的禮物,乖巧的很,說完,她就問自己孩子們為什麼都不送她母親節禮物。
  這真是個好問題,證實我的壞記性是來自她的,而忘記總是幸福的。
  我很仁慈的不提起陳年舊事,既然她不記得,也就讓她忘記吧,傷心和記恨留給我自己,算是給她為人母的一份尊重。
  弟弟倆則直接得很,說:「誰理你呀!癡線。」
  她馬上絮絮唸唸的笑罵了幾句,說他們不能這樣說話。
  然後,她轉矛頭問我:「怎麼不做好姐姐的榜樣,應該先送母親節禮物給我,讓弟弟學著送的。」
  聽來又是我的錯,幸而今時不同往日,稍有長進的我已經不再計較這些有的沒的。
  我說:「吃飯吧,別作夢了。」

  於是,到今天,她還是沒有正式收下過什麼母親節的心意禮物,我想,她也許永遠都收不到她生的孩子所送的任何禮物。
  我沒有去問弟弟為什麼不送,也許是純粹與媽媽不夠親,又也許是不喜歡送禮,更也許他們也記得我做過的蠢事,所以他們什麼都不做,噢,真奸詐!

[+] 閱讀全文/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