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4年4月27日 星期二

如童謠伴我的,謠言

  出賣用的謊言,我的童年除了它,還有謠言帶領我成長,什麼是謠言?就是大家都這樣說,可是沒有什麼證據證明那是真的,而我也可能永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說話。
  我聽過的謠言比童謠多出百倍,當然這得歸咎於本來就沒聽過什麼童稚的稀少數據。來看看我聽過什麼謠言:

  四歲多,有個陌生的女人出現,據說她是我媽。那時我不太清楚什麼是媽,當然也沒什麼人證物證,勉強稱之證據也只有身分證。
  忘了幾歲,反正是之後,有個更陌生的男人出現,傳說他是我爸。那是我大約知道什麼是岔,就是媽的丈夫,當然又是只有身份證有他的名字而已。
  而根據這個男人所言,他好像不太相信我是他的孩子,後來那個女人一再聲稱我是她在垃圾車旁拾到的,再後來那個女人說她也不肯定我是不是她生的,因為醫院曾經抱錯過嬰兒給她餵奶。
  明顯這兩人沒什麼為我父母的深切肯定,那我又何必自作多情?
  根據這個結論,我跟兩個弟弟間,就不適合用血緣來說明親切了,那是十幾年來的日久生情,我不否認在他們身上,我會有熟悉感,有家人的自覺。實在是共同生活十幾年,我們見面的時間是那兩個大人所不及比的。不過又別想太多,久缺親情培育,我們仨也沒有什麼手足情深可言,他倆也許有吧?怎麼說都是雙胞胎,相似的外表解決所有血的疑惑。

  傳說中,那個女人不是好女人,生那男人的女人日日夜夜訴說她的不是;也有那些所謂親戚會這樣說起她,有些跟她不熟的竟笨得問我,我比他們跟那女人更不熟好不好!還問我,有夠笨的。
  傳說中,那個男人是壞男人,生那個女人的女人日日夜夜訴說他的不是,還有她女兒的不幸,有不少所謂的親戚竟笨得問我,我跟他可還真的陌生得很耶!問我,還真的笨得很。

  那女人騙我罵我打我,但聽說是她出錢養我的,尤其十歲後,她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多,到我中學,她就開始常常跟我們一起住了;她好不好我不太清楚,怎麼說還是不夠熟識,就我所知,她眼光不夠好,智力不足,有點笨,沒有做母親的潛質,不過工作好像不錯,雖然她從來不跟我說她的工作,但她能養三個小孩,還有自己的房子,聽說這些很不簡單的。至於她好不好,就實的不曉得了。

  那男人兇我也罵我,好像沒有打過我,許是懶得打吧?不知道,反正跟他生活的日子不夠多,也不頻繁,後來越來越少,到中學幾乎消失了,在那女人的要求下,我總是要跟他拿錢,他有時會給,有時會叫我問那女人拿……至於他壞不壞,也許吧,因為他賭錢,而且不是他自己的錢,在我看來,那是不對的。

  謠言就這樣嗎?不止,最精彩的是有人來問我,那男人又結婚了,問我有什麼感想,呵,多可笑,她這樣問我才知道他結婚,又何來感想?是的,謠言中以這兩人各自結婚的消息最不可證實,首先我不好奇,第二不關我的事,他們結婚又不是我結婚,與我何幹?
  後來,聽說那男人生孩子了,分別不同時期,不同人說的,我也不知道到底他有多少個孩子,結了多少次婚,反正一個不熟的男人的婚姻史,關心太多就太奇怪了。
  後來,聽說那女人墮過胎,這可是內線謊言,只有她的母親跟姐妹知道,所以談論的人不多,版本也就比較少,可參考的言論也就更少了,所以多少次亦是謎,不過應該沒有再生下來過吧?不然跟她生活那麼久,沒聽她說過就太奇怪了。

  當然,以上都是不能證實的,我也不好奇,不會問。而真心地說,其實我是不想聽到的,童謠還是比謠言動聽。

  我是賢者,很想做一個智者,所以就學習讓謠言止於我,我不散佈它,但我總不可能裝作不知道吧?我是什麼呢,事實上,我什麼都不算是,我只是我,這一點我可以非常肯定。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