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7都到六月了!我才敲出本年第一篇....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12月12日 星期五

小楓的小故事

  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不是一個令人高興的狀況,但小楓一直在重蹈……然而,值得高興的是,這次,在還沒有陷落之前就發現是個懸崖,一個不能跳的愛情懸崖。
  這個人,不是恨她的人,她和他還不夠熟到能談得上恨;也不是不喜歡她的人,因為在了解他對她有什麼感覺之前,他已經有了所愛之人,一顆心已經不在身上的人,絕不是適合傾慕的對像,於是小楓勒令自己收心。

  他,阿海,不是那種令人一見傾心的男子,但他的溫柔與和善,比陽光更溫和的氣息,是深秋艷陽下享受微風在臉上吹拂的感覺。和他相處過的女孩子,相信莫不心動過,只可惜,已經是別人的臂灣,恐怕容不下另一位伊人了,何況小楓根本不是什麼佳人,只是一個野孩子,還沒有長大,還是害怕會再愛錯。

  小楓只愛過兩個人,第一個恨她,讓她滿心傷痛的走過水色年代,呃…就是青澀得不能再青的十四歲;第二個沒有恨她,只是玩她,讓她走過滿心悔恨的青色年代,也就是慘綠的高中。
  這兩段情,小楓傷得很深,也換來了血淋淋的教訓:一,不可愛上恨自己的人,遇上了,能避則避;二,不要愛上明顯不喜歡自己的人,最少不要再被人玩弄感情,寧可潑向太平洋!!
  情傷過後,小楓毅然遠走他鄉,到了台灣,攻讀她喜歡的科系,也告別悲傷的過去,重新生活,期許知識能豐盈空洞的靈魂。
  操場上得意的小楓,一再狂歌,歡笑得有如得到天下,於是,友情的考驗過關失敗,也喚醒了久別的淚水與孤寂。又於是,遇上了深秋的艷陽……

  「很不開心嗎?那就別去想了,反正都過去了,好好享受現在不是更好嗎?來吧,一起玩會開心點!」
  孤單的心靈渴望一個避風港,來得正是時候的阿海,輕易的進駐了小楓空虛的心。
  正當小楓試著更親近一點的時候,那團娘子軍就傳來風言,熱烈的討論為什麼阿海的女朋友不一起參加是次的迎新宿營,難得的是這團滲有任性分子和有自私分子的娘子軍,竟然一同放棄阿海,原全看不到誰有妄想的心,言談間,小楓聽出了點點端倪:阿海這一對不只得到大家的認同祝福,就連仰慕者們都明白他們是破壞不了的一對……
  雖然不忍,小楓還是得承認要放棄了,她可以充許自己為更大的快樂和幸福而努力,但不可能放任自己傷害別人,那位從沒見過的伊人,既是阿海的選擇,就更不能傷害了;不管他們相不相襯,小楓都願意祝福。

  小楓有點累,一個人在星空下,淡然的告訴自己:不該妄想真愛的,期求友愛更重要啊!笨人。

2003.12.17刊於澳門日報

--------------------------------------------------

同類標籤下的舊文 :

0 個留言被留下;而:

張貼留言

~留言區~
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