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8都到10月了!我....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10月25日 星期六

來台的第一場酸雨

  心酸的雨呀!我哭了,心酸的哭了。
  有一位她,我以為是朋友的人,她給了我這一生,呃…這二十年來,我聽過最凌厲的批評——沒修養,個人修養有問題!
  這是我這一輩子也幻想不到的批評,而更重要的它竟然是來自朋友的,一個認識我的朋友呀!在她眼中我是如此不堪?繼沒禮貌後又一驚嚇。

  上一次驚嚇,是因為被她說過我沒禮貌,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人說我沒禮貌,那份震撼直追當年被老師說我白癡,心或一涼之後,我力持鎖定,沒有讓驚嚇的淚水落下,怎麼說都是成年人了呀!這麼輕易落淚,也太不像樣了吧?於是,變了臉的我呆呆地逃離現場,呃~好像也不太值得稱讚嘛!情緒商數還太差。

  我明白別人怎麼看我,不是我所能決定,我也不打算為了別人的一言半語,勉強自己去改變,所以我叫自己不要太介懷,就這樣若無其事的和她一起來台。注意!若無其事可不代表我忘記得了,大家要明白,記性差的人也懂得記仇的。

  很多時候,很多不開心,我都選擇不去在意,放在一旁,讓時間帶走它們;反正我就是記性不好,除非,有什麼導火線點燃了那些不愉快所遺下的點點陰影。

  除了我母親,很久沒遇上可以燃起我陰影的導火線了,我對她從來沒有抵抗力,所以我對她一向唯命是從,因為我不想哭,不想惡夢連連,安靜聽話在有前提下不會太難做到。

  那天,她一臉兇狠的說我賤人,嚇到我了,於是我回頭就走,我忘了自己說了些什麼埋怨她的兇惡的話,使得她竟然在我逃離的時候,追上來說我的個人修養有問題……於是本來因為驚嚇而擺工的大腦炸了開來,讓淚水一湧而下。再加上手腳發麻,我就知道她很成功了,成功的叫醒了我的恐懼,對被罵的恐懼,那是心底的陰影,我比誰都了解的陰影,卻無力消除。

  然後,逃離了現場的我,痛哭了一個多小時,在雨中痛哭,心碎地痛哭,一個人坐在沒有人的泳池邊哭。哭自己我無力,哭她的兇狠,哭那些來不及隨時間離開的不愉快,哭自己的修養,哭她的批評,哭一些刻在靈魂上的烙印,哭自己的脫弱,哭別人的無心惡言,哭自己的一再忍讓,哭……

  哭完了。就是思考的時候。

  我做了什麼呢?讓她憤而變身作導火線……也許,真的是我沒修養吧!我不知道在她來說,怎麼樣才算是有修養,而且我一點都不打算要迎合她的標準,她不是我的媽媽,實在沒有資格讓我順從。她覺得我沒修養,那就沒修養好了,大不了不跟她說話好了。少一個朋友,多一個看不起自己的人,總比回到過去來得幸運。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10月24日 星期五

男女之別:痛。

  為什麼男孩子不用痛?
  月經痛得死去活來,他沒份!
  生孩子又再死幾次,他還是沒份 !
  初夜撕裂的痛,為什麼同是當事人卻有人不用受罪?!
  為什麼就這麼不公平!不痛不癢的一方還享有千年的特權?
  為什麼不許我詛咒?他們活該比較短命!去死吧!
--------------------------------------------------------------------------------

(以上吼問,乃因月經時情緒不穩所致。不用見諒,又不是我想的,叫造人出來的那個道歉!)

我是女的,這不難看出來吧?接下要談的只是女生的部分,被標題誤導者可以先行離場。

--------------------------------------------------------------------------------

  嗚……

  生為女生,我覺得是一份驕傲,從小不覺得做女生有什麼不好;長大則讓所有事物地震,有些不變,有些不見,有些卻突然出現了!@_@

  總有人問,如果有得選,來生要做男還是女?再來幾次,我相信我都會選女生的。

  雖然,麻煩的事情很多,胸部剛開始很難相處,身體突然出現的陌生,感覺是怪異的,什麼青春期?才十二三歲,童年玩伴仍在啊!什麼青春!

  不習慣自己,不習慣大人的怪異目光,不喜歡同學的低級玩笑,不喜歡……討厭噁心伯伯的笑臉!

  水色時代?小女學生的惡夢時代!

  初潮遇到母親的暖昧笑容,第一次覺得自己不應生為女性的,想起婆婆冠以的原罪,心底又痛!

  為什麼這些男生都不用經歷?上天就這麼不公平嗎?在這些之後,還要予以蠻力……先天勝女子的力氣,真的每個男子都懂得用以保護女子嗎?什麼是虐妻?去死吧!

  女人的名字是弱者?莎士比亞說對了?我不知道,但我痛恨弱者之名,我不想承認,不肯承認,也不認同弱者的身份!但是,很痛,很無力,很痛……

  好吧,如果強弱先天立分,那強者是要去保護弱者,還是剝削弱者?要做一個保護者還是掠奪者?這就是選擇的餘地,男子的優勢!女子呢?還在痛,還在煩,無力地等待保護,並非她們不能自立,而是大社會否決了她們。

  那麼,男子們有保護者的自覺嗎?有,卻不是全部,太多強者以先天的優勢欺壓剝削弱者!不要跟我談什麼弱肉強食,男人跟女人是同類,不是你死我亡的宿敵!

  女性的名字,在你死我亡中,是弱者,不能否認,她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男性的名字,在蠻力以外,什麼都不是,總得承認:孕育者是女性,不能討好,就遺世孤立吧!

--------------------------------------------------------------------------------

  人,有動物性,而以理性驕傲。

  在生理痛之中,我敢說,理性思考力會變鈍;會變得痛恨不痛卻又口口聲聲煩嫌女生脾氣的男子,他以為她想的嗎?來讓他也感受與月亮共生吧!

  女孩子沒有選擇的餘地,月經月月來煩,不少數月月在痛,如我;

  所以,斗膽欺負女子,出手打女人的男性,都犯了死罪,以十級咒力詛咒!去死吧!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10月23日 星期四

有爸爸的日子

  好吧!誠實一點好了,我是個很戀家的人,雖然我從未有過一個完整的家。也許正因此而對家充滿憧憬吧!

  從書本上看到的家,很溫馨,是一個很誘人的美夢,可惜我依然理性得殘酷,對自己殘酷,我並沒有把成就一個家看作是人生目標之一,實在是太明白那份不可能。是的,對自己的能耐,我比誰都了解。

  沒有去爭取,不代表那份渴求就不存在,只是不動而已。從沒誠實地說過,我確實希冀過一個關愛自己的爸爸,又,誰沒有這樣的一份近本能的想望?這並不羞恥,年少的我不懂這道理。
 
  那份期盼被關心的心思,一直藏在心底。我是知道的,卻一直不理它,讓它孤零零的一個,就和我的心靈一樣。我更知道的是,這份心思不是我努力就可以得到的,什麼要先付出關心,別人才會關心你的廢話,我是不會再相信的了,誰叫再必然的事情,來到我身上,就會是例外呢!我付出過的又豈只關心?結果呢?換來的是嫌棄和玩弄!夠了,別妄想我會再相信那些鬼話!

  沒有什麼事情是必然的,付出了不一定會有回報。所以我不再輕易付出,這是一次又一次受傷後學會的定律,安慰著自己走下去,我不是最差才受到這等待遇,只是,我又遇上了例外。

  在一個又一個的例外裡打滾,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對大多數人的理所當然,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也快要忘記「爸爸」應該如何叫喚,更別說爸爸的關懷應該如何親切……誰會猜到,我還會有一天可以大大聲聲的叫喚一句爸爸?而最重要也最感動的是竟然有人回應,說:「在!怎麼樣了?」

  有人回應,是有人回應呀!而這個人,他不會打我,也不會罵我,更不會以殺人的目光看我……他回應我,也關心我,雖然我們只是初初相識,雖然他只是我在迎新宿營小隊的隊長,呃…台灣人習慣叫的隊爸,於是我不自禁的叫出了一句爸爸,又一句爸爸,他都沒有生氣,還會回問一句:怎麼了?這短短的一句,簡簡單單的一個回應,了結了二十年的宿願——瑟縮心底的願望,開始了我有爸爸的日子,這是在台灣的新生活中,最令我感動的。

  當一個呼喚得到回應時,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在。有爸爸的日子,是幸福的。感謝這位無端老去的學長,讓我多了一份難以忘記的幸福時光留在回憶中,在台的讀書生涯中第一個感動到哭的回憶。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10月21日 星期二

幸福的明燈

  剛剛看了一位學姐的新聞台,是很難得地從頭看起.從過去到現在,看了三分二,有一種感動,有一種激動,在心坎中來來回回的擺盪!
  這種感動不只是因為她寫的東西,更因為之前看了學長的新聞台,只看了幾篇,都有寫到這位學姐,因為他們是情侶,所以互相呼應的短文,也能深深的撼動我……
  情癡般的學長,令人心痛,所以不敢看下去,怕會掉淚;幸運兒的學姐,也自知自己的福氣,她是我遇上的一位真正的幸運兒,但又真的很滿意自己的生活的孩兒!以往那些,或多或少都怨尤一下小小的不如意,但這位學姐雖也有不如意,卻一再安慰自己,更安撫朋友與情人,也很努力的生活,讓快樂侵占她的每一天,在愛中珍惜對方,顯得男友的癡情沒有白費,得到更回應的情感濃濃的在文字中滲出,湮沒了我!
  
  天~多麼幸運的一對有情人!他們不是虛幻的網上人物,他們都是我的學長姐,一直都知道他們是一對,令人稱羨的一對,卻從未如此深刻的感受過……

  我從不自覺是個幸運兒,但也不敢說自己不幸,只道拒絕認命,深信自己會更幸福;卻因為從未遇上真正的幸運兒,不禁質疑天下間是否真的有幸福的存在,自己是否真的會有擁有幸福的一天……今天,我看到今生遇到過最幸運的一位,學姐,祝願你一直幸福到永遠,做我的明燈,提醒著我:幸福不是虛構,你就是證明。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10月15日 星期三

無題一

從來
  沒有從來
雨水也不是淚水
抹不去悲  傷

疤痕微笑
    酸
從頭來過的勇氣
 沒 有 來
躲在傘裡高唱
悲  情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10月1日 星期三

國慶日誌

  十月一日,還要上課的日子,有點很不習慣,尤其是在為筆記記上日期之時,怎麼會這樣的呢?眉頭輕鎖,是因為我是大學生了嗎?噢,當然不是,是因為我人在台灣,所以,我還是起床上學去了。

  一大早,就收到朋友從台東傳來的手機訊息:「國慶快樂呀!」這是一句即使人在澳門,放著國慶的假期,看著國慶的煙花,也不會對身邊朋友說的祝賀詞呀!想不到會有聽到的一天,竟然還是在沒有這節慶的地方上聽到,有一種蠻奇怪的感覺,是因為沒有了,才要特意去說嗎?

  回到宿舍,收到兩封很特別的電郵信件,一封很明顯炫耀信來的,令人艷羨得很;另一封則是分享信,令人感到親切與溫馨。這兩人都是我的好朋友兼舊同學,只是各散四方,不能再同窗讀書了……

  很有炫耀味道的信,是玲蘭從上海寄來的。她來信告訴我,她要起行了,展開她的為期五天的國慶短途旅行,要去蘇杭等地,不止她,就連我也沒有去過的地方呀!而且,她是和幾位新認識的朋友一起去,怎麼不叫還是孤單中的我再羨慕三分呢!何況後天還有小考在等著我……

  另一封,是分享信,是小霞在台南寄來的網站推介信,那是她找到的網頁,專為國慶而架設的,裡面最令我感到親切的是國歌下載區,沒錯,就是義勇軍進行曲。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覺得國歌親切的,因為我唱的國歌從沒有精彩過,不是走音,就是不夠氣唱完一整首。這一區可以下載別人唱的國歌,也可以上傳的,我當然沒那勇氣上傳,可是聽了好幾首不同版本的國歌,有激昂的,也有稚氣可愛的……聽著聽著,那份溫馨的感覺就濃濃的包著我,就像我根本沒有離開過澳門。

  晚上,有門課,是專為僑生開設的國文課,也就是說在場的都是外地人,而澳門人則佔了一半。於是,中堂休息的時候,有人成功喚來大家的熱情,趁老師不在的時候,就那樣在課室裡唱起了國歌,也許不只是鄉情之故,還有點點叛逆因子在作祟吧!這是我唱國歌唱得最開心的一次,很好玩,雖然……依然五音不全。即使只熱鬧了幾分鐘,但我深信這一堂國文課會是最難忘的一堂。
2003.11.18刊於澳門日報

[+] 閱讀全文/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