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8都到10月了!我....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6月25日 星期三

功課=我讀孔子

原標題:老師於畢業試後給的作文功課=我讀孔子

  孔子寫過的東西不多,流傳下來的,就一部史書——《春秋》而己。我沒有讀過。
  孔子做過的事情很多,流傳下來的,都是些值得敬仰、學習或思考的故事,實在是太多史書、古書都提到他,寫到他。到現今,寫他的書依然時有新版,用不同角度去剖析他,講述他。若要完全不認識孔子這人物,真不是簡單的事情。你我也讀過不少「孔子生平」、「孔子理念」等等東西吧!
  孔子說過的話不少,被錄下來的就可以集成一書……《論語》。中學生課程中必備教材,相信沒有多少學子能幸免。許多人都讀過,包括我。
  在學生涯中,讀了不少「孔子」,我不能否定他的成就,他的確能被稱作「聖人」而無愧。對此,我只是替中國四千年歷史長河悲哀,當中的廢人太多,名人太少,聖人於是得一個。貶萬民以頌一人,我不覺得有什麼好高興的。
  若非此文的分數影響太大,非寫不可,我寧可缺一次勤,欠一次分,也不願強迫自己思考孔子,回憶論語,沉淪在儒家理念中,彷彿身置科舉考場,錯以為自己經己寒窗十載,此文正是非寫好不可,背後的榮辱尤勝巨石,不得不放下主觀思維,洋洋灑灑的給他來個千字八股文!
抱歉,太沉迷了。
  死讀書,死讀孔子的世代,幸好只有讀書人,才會淪落至此,而今天,只是幻想,我就渾身是「驚」……容我幸災樂禍一下:幸好我是女子,即使身在古代,依然安好,最少不用被精神勞役,只要沒什麼主見就行了;也幸好我生於今世,只須「讀」孔子,不用「死讀」,更可以自由地思考所有,甚至可以主觀一點,再告訴別人,那是我的個人風格。
  我深信即使孔子本人,甚至孟子和荀子,也不會想到在他們之後,會有那樣的科舉,那樣的儒風,盛行千載,荼毒文人思想……身為四書的著者們,也一定想像不來!
  我無意指責。這些都不是孔子所希望的,我也明白。只是一想到,大家都是讀書人,大家都是讀孔子,何以古時會有那樣的悲涼!別跟我說那些高中後的榮華,一人富貴少不了數載寒窗,但名落孫山的那些呢?他們全都確實無才了嗎?這是萬人受貶呀!你叫我如何不氣憤?我不知道可以指責怨懟誰,是漢武帝還是董仲舒?都不是,易地而處,他們沒有錯,也許,我該怨天,那難懂的蒼天!
  也許他看出點端兒,我是個憤世青年,帶點無知的那種,所以,可以的話,我不會讀孔子。再誠實點吧,我討厭孔子。
  寫到這裡,明明已經沒什麼好寫的了。既然討厭,既然不想讀,「我讀孔子」還有什麼可以寫下去的?是沒有,但!我老師有限定字數,不足數的話,我怕分數會不夠……
  多無奈的狀況,在規範下,明明討厭,還是得寫。儒家規範了倫理,你明明不服,你還是得死,只因你是臣,他是君,昏君。「你」,這個古代忠臣,和我,今天的求分學生,同樣無奈。「你」怕犯了規,名臭萬年;我怕分數不夠,成積表難看一世。於是,「你」我都屈服了,含恨屈服。
  孔子,儒家宗師,我也知道你的功德,也明白在倫理規範下,社會秩序,民俗風尚,都有一片井然安然的氣息,這都是不可抹殺的。但凡事皆有兩面,既然頌揚者眾,容我小小的抗議一下,嗔恨一下,不為過吧?
  我讀孔子,讀到他的心跡,為之痛心;讀到他的生平,為之痛惜;讀到他的影響,為之動容;讀到他的遺禍,為之動怒;讀到今天,不想再讀,不想再提。反正該懂的,我都懂了,即使再恨再厭,亦不會輕易踰矩,這樣也夠了吧!?




------------------------------------
2009.09.08.Update,

  我完全沒想到六年多之後,會更新這一篇文章,實在是太多太多太多——累計過百個ip從各個搜尋器(google、yahoo)找「我讀孔子」找到這篇文章來了……
  各位同學,大家看標題就知道這是我的作文功課,早就交過給老師,據說也呈交過當年是第一屆的同標題作文比賽,當然,沒有任何名次獎章。提出來是提醒大家,你找得的,你老師也找得到的!千萬別傻傻的直接抄去交啊!囧!

  如果可以選擇,我不會寫這一篇文章,更不會拿去參賽……可是,老師大人說它會占有畢業分數,不交者別妄想畢業什麼的,所以我就給她來亂的……這不是正規的參賽文,評審看到也許很無奈吧?XDDDD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6月3日 星期二

2003.6.3=惡夢的一天

  諸事不順的一天,入夜了,還要再來一擊,我深信:昨天,個天又開眼了。
  早晨,上學,就聽到可能有三位同學不能畢業的惡耗式謠言。
  然後,唱完歌,派到手的畢業相中的我,竟然是一臉哭相,好像受了些什麼委屈似的可怕樣子→我完全不記得那天我有那麼不開心,我記得我有在笑的呀!為什麼會這樣的?好可怕的不祥之兆……
  放學了,羊加人竟然遇上紅潮風暴,很不開心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又打算嬲我一回了~唉!
  被陳同學拉去買試題,竟然剛好關門。去租書,想租的書就是沒有!←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大。

  回家休養生息,不敢四處玩了;安然入夜,到晚飯時間,媽媽又只是留下送菜就走了!還要我去收拾,本是小事;但有人遲歸,媽又不叫我們等他就把飯菜都擺開了,難道又收起不吃等人嗎?只好先吃了,吃完,就和弟弟一起收好。
  另一個弟弟總算回來了,教好了他要怎麼樣收好那些碗筷,我才回房,才以為一天該是這樣就過去的呀!但……
  我看著看著小說,媽媽就開門入來說:我好心痛呀,女,我多久才叫你做一件事?你都不肯做?
  我根本不知道什麼事,她就開罵了,到我知道了,我就告訴她我有收過一次的,是另一個弟弟太夜歸,我才要他自己收,他也說好的!我怎知道他會騙我?
  但她不聽,她用力的甩掉我的房門就走了,天!又是我錯?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說謊的一定是我?為什麼每次一聽到是弟弟就不理我?我就那麼不如嗎?多久叫我做一次事?多久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只會叫我去做事,除了我,這個家還有她叫得動的人嗎?那兩個根本就是皇帝,她是女庸,我則是女庸的女奴!

  我受不了,一秒就給她哭出來了,我好辛苦,心好痛好痛,只是淚水根不不夠。
  我又去[界]手了,呃~是肩頭來對,免得她看到又罵我;[界]著的時候,我想起盈子的說話,也許我該試試界臉,我或許能控制自己,結果是損了,但不夠痛,又想起在面上的話,會被人看見,我討厭解釋!!!於是,還是大腿陣亡,紅色花格子布在上面,有一種熱熱的感覺,哭累了,也感覺到痛了,總於!才去睡。

[+] 閱讀全文/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