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8都到10月了!我....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3年3月30日 星期日

愛的故事:後記

  從來不願意去承認,但今天,我不得不承認——我愛錯了。
  錯得撤底,人物、時間、地點統統都錯了。

  我一直以為我只是不幸而又白癡地愛上了一個不愛我的人而已……竟忘了事實永比想像來得殘酷,它永裹在你覺得己經承受不起更多的時候,在你傷上灑下一把把的鹽巴,來教你瘋狂,來教你成長,使你明白,原來你還可以承受更多的,只是你還不想死,你就可以承擔下來。

  今天,遇上了一些人,聽了一些說話,為我的猜想印證,為我的逃避來一盤冰水,失落卻清爽得很,我喜歡迷霧盡散的感覺,即使會看到更醜惡的事實。
  我也許真的是個唯美主義者,但有些事情,我是不容自己逃避的,事實就是事實,能面對的為什麼不面對?她根本不再算什麼了呀!
  於是,我解脫了,在今天,我知道這份面對才是真正的解放,我可以很坦然的面對我的自尊,不再有愧色的面對,沒錯,我不用再愧對自己了!
  祝賀我吧!朋友們。

  下面是我的簡單的愛的故事的後記,也是真實的反面教材:教你帶眼識人,別看錯了壞人,別愛錯了衰人,更別當個沒自尊的人。

  我,錯誤地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最不該的地方在於:她不喜歡我。
  我,錯誤地以為有愛就夠,不理會其他,包括她的意願,因為我喜歡單戀,我討厭失戀,所以從沒有表白的打算。【註一】
  她,錯估我的反應,走來告訴我:她知道我喜歡她。
  我,錯誤地表白,用一紙情書。【註二】
  她,錯誤地拒絕,用無言態度,使我死心不息。【註三】
  我,錯誤地癡情,只因妄想症難治。
  她,錯誤地應用人際手段,不理會友誼變質。
  我,錯誤地以為了解過她,直到她遇上她女人。
  她,錯估我的感情,以為是過去式。
  我,錯誤地以為我和她可以是朋友。

故事完。

【註一】:第一次付出的愛讓我明白,不是你付出就可以得到回報的,所以從我不覺得我喜歡她,她就會同樣地喜歡我。

【註二】:既然她說了出來,就不可能裝作不知了,我不喜歡凡事逃避,既然我能面對,又何必逃避?所以我用了我能承受的方式去表白,在這時候,我已經在等待拒絕了呀!為什麼不拒絕?這問題的答案很傷人。

【註三】:不喜歡就直說呀!我在情書上是這樣寫著的呀!我承受得起的呀!大不了大哭一場而已!有什麼大不了?何必在人背後放話?我最痛恨這種人!虛偽得令人作嘔!戴著面具做朋友?好!她要做這樣的朋友有什麼難度?面具我有的比她更多!只是我討厭戴著面具做人和做朋友而已!!!

  最後,我得承認是我看錯了人!她根本不值得我去愛……我不後悔愛上她,但我極度後悔為那份愛付出過的許多努力……她不值。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3月9日 星期日

愛的故事:正傳

  我最需要安撫的歲月已經遠去了。
  亦因為經已遠去,經已不太記得當初的在乎或是當時的悸動,才會想話寫下一點點……我怕我會忘記自己曾經的熱戀,曾經的心痛,然後又再一次次的重蹈覆轍……

  今天,我面前又出現了一個不愛我的人,而我心還是一再悸動,那是我人生裡第一個【愛的故事】。
  那個人讓我寂靜多年的心,悸動。
  更讓我開始真實地看見兩個個體間可以萌生的感情可以如何地深切,如何地令人重生,我知道我是重生了。

  然而,那把教我重生的炎炎之火,不允許我撲火,烈焰想要的不是我,我依舊白癡地死守沒心的火焰……忘記了自己的原則,忘記了曾經的烙印,白白癡癡的樣子,很是令人欲殺之而後快!

  今天,火焰等到了想要的人,那位媚娥般的女子,教烈焰燃燒得更盛,藏在火心中的人兒,薰出一陣陣的幸福煙塵……一直在旁的我,看著這熟悉的情景,心裡的痛,酸酸的湧起萬丈無奈:
  我還是讓歷史重演了。
  能真的忘記,可見那些所謂傷痛,都過去了,成了過去,就影響現在,影響今天。

  說真的,我很很很很很是痛恨白癡的人,我不要再白癡下去了!那篇[前傳]是為了讓大家看看,一個人,其實可以白癡到什麼地步,竟然一錯再錯。
  但,我真的白癡夠了。如果去愛人只會讓人白癡,那我不去愛人好了!不愛人,也可以活得很好的呀!
  反正我喜愛的事物還在呀。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3年3月2日 星期日

愛的故事:前傳

  我相信【除了我,沒有人可以傷害我】。
  指的傷害是心靈上的傷害,因為你在乎他,所以他才有傷害你的能力。
  你用你的在乎賦予他傷你心的利刃,你的心就這樣赤裸裸的,毫無防範的在他手裡,若然他要傷你,你是不用躲的,必定滿目瘡痍的收場。
  這是我的經驗之談。

  我愛錯了一個人,因為我白癡的以為,她愛我,別人都說她愛我的,許多許多人都這樣跟我說,連書本有時候都會提醒我,她是愛我的。於是,我相信了。然後,開始笨拙的付出我的愛。
  也許我真的太小,不懂得如何去愛。只能學著大家,用大家的方式去愛她,去關心她,即使我連怎麼樣才是關心都不太清楚。
  我只知道,我很在意她,在意她的每一句話,她的每一個眼神,我希冀她的關注,希冀她的懷抱,我想得到她的關心,我想得到她的讚美,我想……
  沒錯,就是這些有的沒的想法,就是這些白白癡癡的心思,我竟然給予她最凶狠的殺人武器卻不自知,還一次一次的以身試刀,再滿心傷患的歸來,又一次次的死心不息,相信大家的說話,以為她只是心情不她,說服自己的借口有千萬個,就是不肯相信她不愛我,就是不想相信!
  如果…如果她真的不愛我,那我怎麼辦呀?大家都說她是唯一會無條件愛我的人呀!她是我的母親耶!她怎會不愛我呢?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這鐵證證明:天下間沒有可能的事的。

  太多的罵言,太多的不公平,太多明言實話……母親連騙我的打算都沒有,她非常明確的告訴我:
 「你的命太硬了,克到我生你以後就沒有好過。」
  於是,我多了一個乾媽,是經過拜神和些什麼傳統儀式得來的義母,來和母親一起分擔我的硬命,這是我母親的母親出的好主意!
  看到嗎?我母親的母親是多麼的愛她的女兒的!自己的女兒諸多不順後,發現自己的孫女克著自己的女兒,就想盡辦法去化解,圖的是什麼?當然是女兒的幸福呀!難道會是我這孫女的快樂嗎?

  別告訴我這是迷信,我看的不是這個!我知道的是我母親的母親是如何愛她的女兒,而我的母親又是如何的恨她的女兒!
  而我,母親的女兒,還笨得交出一顆心,讓她任意傷害。記得童年時代,流淚入睡的夜晚,幾乎佔據了每一個有母親同住的日子。是的,童年歲月中,她出現的日子不長,也許是受不了我,又也許是受不了她的兒子,或是受不了這個沒有愛的家,所以她回來走走,沒多久又離去。沒有母親的家比較親切,我喜歡這樣的家,最少,沒有傷害,沒有淚水,沒有痛恨。

  後來,我一直告誡自己,母親不是我在乎得起的人,更不是個會愛我的人,我迫自己死心,迫自己面對現實……然而,每次重聚的時候,還是很在意她的每一句說話,還是很在乎她的每一個眼神,我就是白癡的死心不息,

  別再跟我說我偏激了,當事人會不清楚自己是被恨著,還是被愛著的嗎?你以為真的每件事都是當局者迷的嗎?我受著怎麼樣的對待我會不清楚嗎?
  也別跟我說如果她不愛我就不會養我什麼的,要知道,不是每個人沒有責任心的,我母親比我父親多了一顆良心,所以她才恨呀!孩子是掉不下的包袱,你教她如何不恨?

  我不該愛的,我根本不懂得什麼是愛。這樣的經驗太深刻,太痛,也太難忘了。
  我不會再讓自己愛上恨自己的人,也不會讓自己去喜歡討厭自己的人。於是,在失去了一份本以為理所當然的感情之後,我得到了一些我的人生原則:
  【不去喜歡討厭我的人】+【不愛恨我的人】
  所以,我一定不可能成為教徒,枉我就讀教會學校,真可惜。

[+] 閱讀全文/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