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提示>

2018都到10月了!我....ORZ
注目:
本BLOG雜亂,各種自便,不適者請按X,謝謝。◕‿◕。

2002年5月13日 星期一

瘋狂世界


我,健全地耳聰目明
聽得細緻 看得分明
是這瘋狂世界
我不要被同化
我不要被融化
是這真世界的殘酷
我要逃離我要逃離
即使聽不到 看不見
是那瘋狂世界

我,殘缺地逃到幸福的黑暗裏
享受殘酷的溫
      柔  

                      

[+] 閱讀全文/Read More...

2002年5月8日 星期三

天藍

  下午,一個下著大雨的下午。一個離別的下午,他離開我的那個下午,也同樣下著雨。
  我的他,已經離開了,離開了他成長的家和充滿回憶的北區,他搬離了,無聲地搬離……
  他走的那天才告知我,他要走了,離開他的家,也離開我。
  我什麼也沒說,他也沒問,像學生向老師報告般,說完了,一聲再見也沒有就轉身走了。我有半秒的衝動想留住他,可是,半秒叫不完他的名字。於是,他走了。
  我們之間沒有承諾,他沒說會不會回來,我也沒說會不會等;而其實,我根本不知道,這算不算完結?
  他走了,生活卻沒有走,仍舊忙碌,朋友依舊來來往往;天空一樣放晴,一樣那麼藍,抬頭看到,不禁迷惑:
  他,真的存在過嗎?不是我的幻覺?
  如果是真的,為什麼一切都沒變?什麼事情都那麼理所當然,彷彿他不曾出現過,彷彿我身旁一直都是空懸的,沒有人讓我依靠過。
  我的他,走了。他走的時候,什麼也沒有帶,瀟灑得像散步的路人。誰會猜到他這一走,兩手空空的轉身而去,會是兩年?
  最少,我猜不到。
  所以,以為生活依舊,只是少了一個他,不會有什麼變化,而就眼所見,確是沒什麼不同。
  可是,為什麼我總覺得天空好像一天比一天……藍得……虛偽?!
  這才想起,我沒再去海邊,看天看海看星霞了,因為沒有他的催促。
  或許這就是他唯一帶走的吧,我們共同的習慣,不定期的約會。
  但,這真是他唯一帶走的嗎?

2002.5.8刊於澳門日報

[+] 閱讀全文/Read More...